甦太太發現老公的婚外情之後

文 | 壹默了然


這是新滬族的第32個故事


PS︰本文為王琳和林俊奇的故事續四,前三篇為︰

《一個上海大齡剩女的宿命》

《她終于成了初戀男友的小三》

《左右為難的出軌男人》

沒讀過的朋友可點擊上面三個藍色標題先閱讀,已讀過的請直接看下文。

01

一時間,兩人陷入沉默。足足過了五分鐘,甦安清抬起頭來,眼里閃著堅毅的光芒,“俊奇,我了解你的感受,這麼多年的夫妻,我也了解你的為人。可是這個事必須有個決斷,作為一個女人,我不可能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我的丈夫,我接受不了一個三心二意的男人。”

她停了一下,終于還是清晰地吐出那句在心里盤旋良久的話︰“我成全你們,我退出。”

林俊奇瞪大了眼楮,不可置信地看著甦安清,說︰“不不,你不要這麼做,給我一點時間。”

甦安清搖搖頭,“再給你一年,你也無法做出決定。這件事我已經想了很久,大哥那邊你不用操心,我會去說服他。孩子跟我吧,這套房子留給我和孩子,這是我們住過的地方,我不允許其他人進來。佘山那套新的別墅留給你。”

林俊奇一把抓住甦安清的手說︰“安清,你不要這樣,真的,再我一點時間。一個月,我一定處理好這件事。”

甦安清緩緩地抽回手,“我可以接受你認為我不好,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背叛我。你說的那些,我可以理解,但這些都不是你背叛婚姻的理由和借口。如果你覺得無法和我一起生活,你可以先跟我離婚,而不是先跟別的女人搞在一起。”

林俊奇傻傻地望著甦安清,無言以對。

“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定了。三天後我會讓律師把協議交給你。我要去媽媽家看女兒了,這兩天就不回來住了。”說完,甦安清拿起包出門走了,留下林俊奇一個人癱在沙發上。

02

三天後,律師把協議送到了林俊奇的辦公室。律師姓王,是甦安清他們家族企業的御用律師,多年來一直為甦家處理相關法律事務,林俊奇跟他也很熟悉。

林俊奇靜靜地听王律師講述完離婚協議的內容,他以為王律師還有其它事情要交代,依舊靜靜地等著他繼續往下說。可是王律師只是讓他簽字,沒有再開口的意思。林俊奇忍不住問︰“沒有涉及到資本的問題嗎?”

王律師頓了一下,推了推黑框眼鏡說︰“林總,我可不可以從朋友的角度跟你聊幾句。”

林俊奇用手示意他往下說,王律師道︰“這次的事情甦先生非常生氣,他一開始打算全部從你的公司撤資,是甦小姐勸說了好幾天,他才打消了這個念頭。”王律師停了一下,看了林俊奇一眼,“林總,請恕我直言,你恐怕真的有點對不住甦小姐。”

律師走後,林俊奇坐在辦公椅上,旁邊放著一份剛剛簽署好的離婚協議書。這幾天他一直在思考著和甦安清的事情,同時也擔心她哥哥會有所舉動。林俊奇了解甦家兄妹的感情,也了解甦安濤的性格脾氣,他妹妹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他不做出任何表示,幾乎是不大可能的。

他也明白,一旦甦安濤撤資,公司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險,雖說不至于將他打回原形,但三五年之內很難恢復元氣。他也做好了應對這些事情發生的心理準備,可是萬萬沒有料到,卻是甦安清阻止了她哥哥的行為。

回想起和甦安清曾經相愛的歲月,回想起和她一起生活的十來年,回想起甦家兄妹在他遇到困難時幾次伸出援手鼎力相助,而這一次又是甦安清手下留情,幫他化解了一次危機。林俊奇頓時覺得自己很渺小,對甦安清既充滿感激,又有一絲愧疚。

03



很快,林俊奇和甦安清協議離婚了。按照約定,他搬離了原來的家,暫時住進了和王琳租的房子里。

雖然兩人自始至終沒有發生什麼爭執,屬于難得一見的和平分手,但再怎麼樣,離婚畢竟傷筋動骨,林俊奇情緒低落了好一陣子。

可是,見到王琳時的感覺,卻比以前輕松了許多,他終于可以給王琳一個名正言順的名分和家了。幾個月後,緩過勁來的林俊奇,和王琳舉行了個簡單的婚禮。

新婚的喜悅沖散了林俊奇的憂傷,他讓王琳辭了職,帶她去國外度了蜜月。回來後,搬到了佘山的那套別墅里,在優美又安靜的環境里,兩人過了一段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讓林俊奇滿懷憧憬。

這天傍晚,林俊奇回到家,王琳一下子撲了過來,抱住他委屈地說︰“我把咖啡機搞壞了。”林俊奇笑著安慰道︰“沒事的,我看看。”

兩人一起走進客廳,他家的咖啡機是嵌入式款的Gaggenau。王琳說︰“喝了這麼多年的速溶咖啡,我想今天自己做杯現磨咖啡嘗嘗,結果搞壞了。我打商家的維修電話,沒想到上門費要400塊,這麼貴,修一修還不知道要加多少錢呢。我就想自己修修看,結果搞了半天沒搞好。”

林俊奇憐愛地輕輕捏了下她的鼻子,說︰“沒事的,就讓他們來修吧。”正說著,保姆把晚飯端了上來,于是兩個人一起有說有笑地吃飯。

晚上十點鐘,林俊奇躺在床上看雜志,扭頭望了一眼旁邊熟睡的王琳,搖了搖頭。回想起以前,每晚睡覺前,他都會和甦安清聊一聊工作上的事。甦安清雖然不在他的公司上班,但一直和哥哥打理著家族生意,總能給他很多主意,他也很享受這樣的睡前時光。

可是當他和王琳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王琳只是靜靜听著,很快就睡著了。林俊奇發現,他的這些話成了王琳的催眠曲,漸漸也就不說了,改成了獨自看商業書刊的習慣。

第二天早上,林俊奇換衣服準備去上班,打開衣櫃,不禁眉頭皺了起來,衣櫃里的衣服凌亂地堆放成一團團。他不禁又想起甦安清以前總是把衣櫃打理的井井有條,春夏秋冬不同場合的衣服都分門別類地洗燙干淨,第二天要穿的衣服也會提前給他放在前頭,完全不用他操心。可現在他每天穿什麼衣服,都成了自己要花時間選擇的事情,真是讓他感到頭疼。

他回頭看看還在熟睡的王琳,搖了搖頭,出門上班去了。

04

這樣的日子,日復一天地過著,兩人的激情漸漸淡去。

沒多久,林俊奇就體驗到了王琳和甦安清在各方面的懸殊差異。以前沒有天天黏在一起,這種感覺還不明顯。結婚後天天柴米油鹽,這種差異就很快暴露出來了。

出于生意需要,林俊奇經常需要攜帶太太出席一些場合,以前和甦安清那是夫唱婦隨,配合默契。現在換作交際能力很弱的王琳,即使她費勁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法坦然應對。這種應酬漸漸成了壓在王琳身上的重擔,也成了林俊奇的心理負擔。慢慢地,林俊奇也就不再勉強她了,獨自單身前往了。

王琳應酬不行,林俊奇也理解,畢竟她和甦安清的長大環境不同。可是讓他沒料到的是,王琳打理家務的能力也不行,一些看上去很小的事情都要打電話問他,要他親自處理才行。這在以前,甦安清是從來不需要他操心的。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時間長了,他倒開始念叨起甦安清的好來,也日益想念起女兒來。

又是一個傍晚,林俊奇下班回到家,剛到門口,就听到里面嘈雜的聲音。

林俊奇打開房門,不禁嚇了一跳,別墅里圍坐著七八個女人。王琳興高采烈地沖了過來,一把抓住林俊奇的胳膊,把他拉到那群女人面前介紹說︰“這就是我的老公,還上過《第一財經》電視節目呢。”

王琳一一向林俊奇介紹起這些女人來,林俊奇這才明白,這是她拉以前的同學朋友,搞了一次小聚會。林俊奇禮貌地和她們打了招呼後,回到自己的書房,讓她們在客廳里繼續閑聊。

很快,這些女人一個個告辭離開。王琳喜滋滋地沖進書房,抱住林俊奇說︰“今天我可高興了,她們都很羨慕我嫁了一個好老公。以前瞧不起我的兩個女同學,今天對我可巴結了,真是叫人痛快。”

林俊奇只是笑了笑,沒說什麼。

05

晚上睡覺前,林俊奇正準備拿起書來要看,王琳湊了過來,林俊奇把她摟在懷里,笑著問︰“有話要說?”王琳猶豫了一下,說︰“老公,我一個人待在家里挺悶的,想找點事情做。”

林俊奇說︰“行啊,那你到公司上班,也可以啊。”王琳搖搖頭,“不去了,那太難為情了。”

林俊奇想了想,“要不到我朋友公司,給你安排個閑差,你想去呢就去干上個幾天,不想去呢問題也不大。”

王琳撇了一下嘴說︰“不想去。”林俊奇問︰“那你想干什麼呢?”王琳一下來了精神,兩眼發光地說︰“今天聚會的時候,有兩個姐妹說,想跟我一起開個服裝店,肯定能賺大錢。”

林俊奇說︰“你對這個不熟悉啊,要不這樣吧,我有幾個廣東做服裝生意的朋友,你給他們做代理吧。”

王琳又搖搖頭,“不行,這次我要靠自己。我那兩個姐妹說了,她們有做服裝的經驗。她們負責進貨,找門面,找人,我只要每天去店里一趟就行。”

林俊奇搖搖頭,憑他多年生意場上的經驗,就知道那兩個女人是想敲她的竹杠,于是就耐著性子給王琳分析起來。王琳卻不想听,掉頭睡了。

一連三天,兩個人都沒說話。林俊奇幾次去哄她,王琳也不理他。林俊奇只好同意,給她80萬開店。

王琳一下子眉開眼笑起來,一頭扎進服裝店里,每天早出晚歸。之後,林俊奇下班回家就很少看到王琳了,要不回來她不在家,要不回來她太累了在睡覺。

三個月後的一天下午,林俊奇正在上班,突然接到王琳的電話。他一拿起電話,听到王琳在電話那頭哭,問了半天也沒問出什麼名堂,只好開車回到家。一打開房門,頓時驚呆了,只見滿屋子的衣服。

他問王琳這是怎麼回事,王琳哭著告訴他,她被那兩個姐妹騙了。采購來的衣服都是殘次品,一點也不好賣,就算賣出去幾件,顧客過幾天也回來要求退換貨。這兩天,她反復尋找那兩個姐妹,發現她們已經失蹤了,怎麼也找不到。她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就把店給關了,把衣服全部打包回家。

林俊奇淡淡地說︰“算了吧,就當買個教訓。”然後給一個做服裝生意的朋友打了個電話,把衣服全部處理掉了。

這事雖然被林俊奇擺平了,但從那以後,王琳的臉上沒有了笑容,老是在林俊奇面前抱怨自己沒用。林俊奇每次都是好言相勸,叫她安心在家待著,不要再東想西想了。

【未完待續,限于篇幅,明天推送大結局。《新滬族故事》系列,關注微信公眾號︰都市旅人(dslvren),後台回復“上海”,即可提取。】

€€END€€

以上人物均為化名,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圖片均來自網絡。

作者︰壹默了然,一個有故事的女同學,文字里詩意,煙火中長大。微信公眾號︰都市旅人(dslvren),講述都市情感,職場世相,在故事中感悟人生。歡迎關注~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