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夜總會之王”再現陪侍女 為何東莞小姐眼里只有錢?



東莞小姐供客人選秀

當東莞頗負盛名的夜總會“盛世歌朝”正式結業倒下,諸位看官們,難道不想說點什麼嗎?只見一位夜總會同行稱“一代傳奇消逝了”,某些網友說“哪家夜總會沒有陪侍小姐能開得下去”,頭條前瞻的背多芬輕輕飄過,只想問“色情服務業有完沒完”?

事實上,繼2月轟動全國的“東莞掃黃”舉措後,東莞方面始終在打擊色情服務業方面毫不手軟,原以為避過“2月風波”後生意就會好轉的一眾娛樂場所,接連在10月遭殃。據背多芬不完全統計,除卻“盛世歌朝”外,厚街及東城區兩間卡拉OK等都出現“營利性陪侍”問題,繼而被責令停業整頓六個月。



但這回,自2008年開業,憑借奢華典雅裝潢、數百位美艷程度不亞于北京“天上人間”的佳麗,而聞名于珠三角的“盛世歌朝”終究熬不過“掃黃”大洗牌。只是當東莞服務業的標桿倒下了,東莞的色情業是否真能如警方所希冀般從此銷聲匿跡呢?

固然,“有需求就有市場”是不變的商業法則,東莞此前的掃黃就讓我們見識到中國嫖客人數的龐大,但奈何一眾手腳毫無缺陷、身材樣貌都棒噠噠的美女們竟樂意投身到這種既出賣靈魂又飽受肉體摧殘的賣淫行業,難道東莞小姐眼里真的只有錢嗎?

在電影《上位》中,趙奕歡領餃一眾美女們揭秘了娛樂圈中的潛規則游戲,為了紅不少模特都義無反顧地走上“賣肉”之路,難怪不少網友戲言“日本的妓女是明星,中國的明星是妓女”。“不擇手段”上位的明星讓人深感不恥,但是不為名而為利“賣肉”的東莞小姐就值得可憐了嗎?



部分東莞小姐近日接受媒體采訪時紛紛曝光了從事色情服務業的緣由,如20歲的小娟稱︰“我喜歡錢,在這里我每月可以掐10000元。”24歲的小妮表示︰“7個月前,我開始當應召女郎。我討厭這個職業,但都是為了錢。我有男朋友,但他什麼都不知道,”22歲的王琳解釋道︰“我的父母都是農民,家里很窮。我還有一個妹妹和弟弟,所以我必須每月寄1000元錢回家。”……

總的來看,東莞小姐口中所說的及腦海里所想的都不外乎是“錢錢錢”,尤其是在“盛世歌朝”這樣的“夜總會之王”里工作,日進斗金不是什麼奇事。有了錢可以吃好的、穿好的,甚至可以幫補家計。所以有網友甚至為這些迫于家庭貧窮原因而不得不賣身的妓女表示理解,但背多芬不明白的是,難道她們沒有一已之長還不能進工廠打工嗎?難道淪為“公共廁所”要比做一個廠妹更為光鮮?也許在金錢面前,節操不過是浮雲罷了。真真是社會之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