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便服酒店經紀透漏明星或逃稅2300萬內幕




台北便服酒店經紀透漏明星或逃稅2300萬內幕“1000萬酬金,現金稅後款。”

“乙方指定化妝師,一月稅後8萬,甲方支付,化妝師只為乙方服務。”

“因有代言在身,乙方有權拒絕甲方修改個人形象的要求。”

“在組期間3天不拍戲,甲方應提供乙方來回北京的頭等艙機票。”

“乙方用餐標準,每天1500;化妝/梳妝費3萬一次,服裝費1萬一次。”

“乙方拍戲期間因病不能工作,收取的服務費概不退還。”

5月28日,崔永元微博曬出一組拍戲合同,酒店經紀里面關于乙方的諸多條款,令人咋舌。便服酒店合同上寫明的“範冰冰”三個字立馬成為全網焦點。29日,崔永元繼續發布消息,稱“一個人演一出戲,簽了2份大小合同,一份1000萬,一份5000萬,而演員只需要在片場4天。”


根據酒店經紀人貼出來的“稅後1000萬”與“大小合同”說法,範冰冰即在2015年8月20日之前,與某個甲方簽訂一項“拍戲”合約,共收取了6000萬的片酬。範冰冰工作室的回應,首先是斥責崔永元破壞了行業規則,之後聲明“範冰冰拍攝4天片酬6千萬”的新聞為謠言,卻並未否認6000萬“大小合同”的存在。

“大小合同在行業里很普遍,明星逃稅這塊大家都習慣了,睜一只閉一只眼。”一位專攻娛樂產業的律師CC透露,崔永元捅破了明星逃稅的“窗戶紙”,很多業內人都認為他瘋了。

CC對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表示,明星稅務這里,分為合理避稅和違法逃稅兩項。崔永元爆出的“1000萬稅後合同”,是大合同,屬于明星方的合理避稅,將納稅成本轉移到了甲方身上;而另一份“5000萬合同”則是數額更大的小合同,不對外公布,專為逃稅而用。

熟知稅法的律師甦甦士告訴小娛,明星的手來源主要有4塊,包括簽約公司取得的固定工資或股權激勵、商業廣告片酬、投資收入、個人工作室收入。

“按照我國稅法規定,明星的工資薪金與普通人繳納稅款相同,適用于個人所得稅課征;片酬為勞務報酬所得,適用于勞務報酬課征;利息股息紅利按偶然所得課征;工作室收入按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課征。”甦甦表示。

根據不同的課征標準,小娛獲知,以上4項稅種,以個人所得稅稅率最高,為3%-45%;其次為勞務報酬所得稅率,為20%-40%;再次為個體工商戶稅率,為5%-35%;利息股息紅利為20%。明星的收入較高,在累進稅率中,一般適用的都是最高檔,即45%的個稅、40%的勞務稅和35%的個體工商戶稅


(征收部分為勞務所得的80%)

“明星片酬為避稅、逃稅的重災區。”甦甦強調,“主要是方式是稅後價、多階段合同和大小合同,崔永元爆出的這個事,三項都佔了。



“千萬合同”或指《挑戰者聯盟》

更高級的是股權杠桿

5月31日,在接受“騰訊一線”的采訪中,崔永元表示,除了一份一千萬片酬的合同,另有一份五千萬的合同,並不是範冰冰的。“你們看到我曬出來的合同,至少牽涉5-8部電影。”

通過聯系便服酒店經紀人所發內容,明顯地能看出他在含糊其辭。不少媒體猜測,1000萬、5000萬的大小合同就是崔永元暗指範冰冰。

根據“1000萬合同”中的日期,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查詢了2015年8月左右範冰冰的行程。

2015年9月,由華策影視和中喜傳媒聯合出品《挑戰者聯盟》上線,台北酒店經紀人為節目常駐嘉賓。公開資料顯示,《挑戰者聯盟》于2015年6月14日開機,10月17日錄制完成。根據其官方微博的信息,2015年8月份,範冰冰正在劇組參加節目錄制。

12206





一位酒店經紀業人士告訴小娛,綜藝節目通常是錄4天出2-3期,根據崔永元的爆料,範冰冰在片場待4天,確實很符合綜藝節目的錄制規律。

此外,根據搜狐網的公開報道,範冰冰2015年給《極限前進2》的報價為6000萬一季;同樣是2015年的戶外真人秀,《挑戰者聯盟》的片酬也應該在6000萬/季左右。

酒店經紀(LINE ID︰0988067078)就此聯系了華策影視和中喜傳媒的相關工作人員。華策影視的宣傳人員告訴小娛,“時間太久,無人清楚,只知道範冰冰確實有參加錄制。”中喜傳媒的相關人員表示,“2015年8月確實是《挑戰者聯盟》的錄制時期,範冰冰作為常駐嘉賓,錄制的時候肯定在。”

券商一位高管人士對小娛分析,現在明星與資本市場捆綁緊密,逃稅、漏稅這種小兒科實在算不了什麼。“拍電影或者電視劇這里,動不動就冒出天價片酬,過億的,但其實真正到手的現金沒那麼多,很多時候是通過上市公司收購明星的影視公司,簽對賭協議和股權置換。”

通過簽對賭協議和股權置換,明星就成了各家影視上市公司的股東。對于上市公司而言,這些藝人的收入原本應該是其應該支出的成本,現如今反而通過資本運作轉化成了公司的收入和利潤,這樣可以做大利潤表,提振股價;對于明星而言,則可以賣掉自己的全部或部分股份完成自我價值的放大,收割二級市場的“韭菜”。

如2016年台北經紀公司先是在10月份以7.56億元的價格收購了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鄭愷、杜淳、陳赫等明星股東持有的浙江東陽浩瀚影視娛樂有限公司70%的股權,對價相當于明星股東承諾利潤的12倍;隨後又以10.5億元的價格收購了馮小剛等知名導演、制片人持有的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70%的股權,對價相當于股東承諾利潤的15倍。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至2018年2月17日,酒店經紀,酒店小姐等明星持有的唐德股權迎來解禁期。

不管是從人性、資本逐利角度來看,或是以華誼IPO明星股東的先例來看,一旦過了解禁期,明星股東會毫不猶豫選擇減持套現,獲得巨額投資收益。小娛推測,2018年範冰冰、趙薇、張豐毅將會迎來自己的減持潮。

目前,有媒體報道,唐德的前十大股東北京鼎石源泉投資咨詢中心(有限合伙)已經按捺不住,在2017年2月17日解禁期剛到就減持了1350萬股,套現過億元。此外,根據唐德公告,大股東北京睿石成長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伙)5月28日也發布了減持預披露公告。

現階段,明星收入畸高成為行業里不爭的事實,身處一線頂級流量的明星,吸金力更是驚人。目前各部門已聯合開始抵制現象,如廣電總局多次對行業喊話“明星限薪”;2017年,國家稅務局提出對演藝行業重點檢查;證監會對上市公司收購明星影視公司也持審慎態度;2018年,三大視頻網站還聯合發聲抑制明星高片酬。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通過本次事件,酒店業論壇(微信 ID︰Night078)發現,明星想要避開“限薪”的緊箍,不止有低級的大小合同,還有高級的杠桿操作。崔永元“撕”範冰冰,只是揭開了明星收入畸高的冰山一角,這是會否對肅清行業亂象起到作用,我們拭目以待。

台北便服酒店經紀人為大家介紹有關於便服店S,便服店玩法,台中便服酒店,台北便服酒店,便服店ptt,高雄便服店禮服店,便服店出場,便服店穿著,便服店消費,便服店薪水,台北便服酒店業八大行業賺錢工作機會,是台北酒店業裡最好的酒店經紀人評鑑更讓您安心放心的賺錢。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