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6


###第十六章 黑劍

“啥?老爺子去世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二虎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看向了我道。

“三天前,就在這間屋子里走的。”我平靜的說著,回頭看了一眼二虎,繼續說道︰“老爺子走之前,將這間鋪子留給了我,讓我幫他照看,我今天第一天來守這鋪子,有些害怕,所以想讓你陪我一宿,就這麼點兒事,你要是害怕的話,這就可以走,我也不攔著你。”

二虎有些驚恐的朝這間陰森森的小鋪子里看了一眼,借著門口照進來的光亮,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屋子過道兩旁的那些紙人紙馬,難免有些犯怵,再加上听我說爺爺就死在這間屋子里,那就更加有些發毛了。他看著我道︰“小展,你小子不是大學剛畢業嗎?一個堂堂的大學生,就守這這麼一鳥不拉屎地兒,你忽悠我玩兒呢吧?對了,老爺子以前是干啥營生的?我瞅著這一屋子物件兒,可夠嚇人的。”

“老爺子生前是賣扎紙花圈的,外帶一些香火紙錢什麼的,本來我也不想干這營生,可是這是爺爺留下來的遺言,最少在這兒干一年,我也沒辦法。”說著,我便走近了屋里。二虎一進門就打了個哆嗦,這屋子里確實有點兒陰冷,明顯的比外面的溫度要低很多。

二虎跟著我徑直走到了那個櫃台的後面,緊接著便看到了我爺爺生前躺的那張太師椅,我便對二虎道︰“二虎,這里有個軟座,我爺爺就是這張太師椅上走的,要不你坐這個?我坐旁邊的那個板凳。”

二虎頓時連連搖頭,跟撥浪鼓似的,唏噓著說道︰“這雅座我可不敢坐,還是你來吧。”

我也不忌諱什麼,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那張太師椅上,二虎就大咧咧的坐在了我的對面,也就是那天我最後一次見到爺爺時,坐的那張小凳子。

剛一坐定,二虎便抱怨道︰“小展,你也太坑人了,將我領到這個迷宮一般的地方,我就是想走都找不到出去的路,難不成咱們倆就坐在這里干瞪眼,一直等到明天早晨?”

“二虎哥,你是我最好的哥們兒,也只有你肯幫我這個忙,我也是沒辦法了,呆在這小屋里,我自個兒也害怕,所以才想到了你。咱們也有大半年沒見了,正好在一起能聊聊天,這一晚上也就這麼過去了,我保證,等過了今天晚上之後,就用不著你來了。”我十分真誠地說道。

二虎這小子是吃軟不吃硬的主兒,而且一旦我喊他二虎哥,他就樂的屁顛屁顛的,保準將此事答應了下來。

果真如我所料,喊了他一聲哥之後,他便嘿嘿笑道︰“小展啊,你說這話哥愛听,那也行,反正虎哥今天也沒啥事兒,咱們許久都沒有見面了,就在這兒陪你一晚上。”

終于如我所願,這顆心總算是落了地,怎麼著先熬過這一晚上再說,明天再說明天的事情。

我們倆閑扯了幾句,二虎就有些按捺不住了,開始從椅子上站起來,在這間狹小的屋子里到處走動,四處翻看著這屋里的東西,就在那櫃台的後面,好像還有一個小屋子,那小屋子里就只有一張床,床上的被子疊的整整齊齊,那間小屋子里還有一個十分簡單的廁所,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了。

二虎轉悠了一圈,頗覺得有些索然無趣,搖搖頭說道︰“老爺子過的這日子可是夠樸素的啊,這屋子里一樣家用電器都沒有,起碼有個收音機也行啊,這一晚上咱們倆總得干點兒什麼吧?”

我躺在太師椅上,手往頭頂上一指,便道︰“誰說沒有家用電器,那不是還有一個燈泡嗎?”

二虎抬頭看了一眼那燈泡,也就有雞蛋大小,頂多也就是二十瓦,他鄙視的看了我一眼,最後又坐回了那張小凳子上。

我也覺得有些無聊,看著眼前有個櫃子,櫃子上還有很多抽屜,我就挨個的拉開翻看了起來,看看爺爺還有沒有留下什麼好東西。

上面的幾個抽屜里也沒有什麼好看的,都是些針頭線腦啥的,還有幾十塊錢的零錢,我還翻出來了一本不知道什麼年代出的易經,還是繁體字的,比爺爺留給我的那本《陰陽道經》稍微好一點兒,沒那麼破,我覺得這東西對我有用,便留在了櫃台上,打算無聊的時候拿出來翻看。

最後,我摸到了最下面的一層抽屜,這抽屜是上了鎖的,那鎖頭很大,一看就十分結實,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那鎖下面掛著一串鑰匙。直覺告訴我,這里面的東西想必也十分的貴重,要不然爺爺也不至于落鎖。

很快,我就打開了鎖,將抽屜給拉開了,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一把透體發黑的劍,這劍身之上刻畫著很多像是蚯蚓一樣的符文,還有幾團像是火焰一樣的花紋,而且還都是浮雕的樣式,看上去古樸沉重,有一種時代的厚重感,一看就不是等閑之物,手柄處被摩挲的烏黑發亮,雖然這屋子里光線十分暗淡,卻也無法遮掩這把劍身之上散發的幽光。

整個劍身應該有一尺來長,愣了一下之後,我便將這把劍給拿了出來,手感並不是想象中的那般沉重,當我的手,一踫到這把劍的時候,竟有一絲絲的涼意從傳達到我的手中,莫名的身上也感覺到了這股涼意,精神竟然為之一震,隱約中,我似乎還看到那劍身之上的符文微微閃現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二虎見我從抽屜里拿出了這把刻滿了符文的黑劍,當時便來了興趣,也湊了過來,有些吃驚的說道︰“我的個乖乖,老爺子這里怎麼還有這個物件兒?嘖嘖……這劍看上去就是個寶貝,應該有不少年頭了吧?拿過來讓我瞧瞧。”

說著,二虎就從我手中搶過了那把黑劍,在手里把玩了起來,還擺出了幾個大俠的造型,他就是有些太€€瑟了,揮舞那雙黑劍的時候,就砍到了一旁的凳子上,也沒見他使出多大的力道,那凳子的椅背頓時就被那把劍齊刷刷的砍斷了。

###第十七章 鮮血為引

二虎愣住了,我也跟著傻眼,兩雙眼楮都緊盯著那張可憐的椅子,大半個椅背都被砍了下來。

“我的神啊,這……這劍也太鋒利了,我也沒使多大勁兒啊……這劍難道是用來殺人的?”二虎唏噓著說道。

我也驚異于這把寶劍的鋒利,暫且從那把黑劍身上收回了目光,再次放在了那個抽屜里,因為這里面還有東西。在原先的那把黑劍下面,緊接著是一身的道袍,這道袍是紫色的,顯得十分雍容華貴,面料也十分的考究,據我所知,道袍一般都是青蘭色,青色象微青龍,主東方生氣,五行屬木。青色還代表道士是道教師祖東華帝君的流裔和傳人。

其實,道袍也不光只有青蘭色,也有黃的和紫的,只有一方掌門和方丈才可穿黃袍和紫袍,凡是遇到什麼盛大節日和重大的祭祀,一般的道士也可以穿黃袍或者紫袍,但是沒有受過戒的是不能穿的。

所以,當我看到這一身紫色的道袍的時候,難免有些小小的吃驚,這身道袍就能說明我爺爺的身份,之前,我听老爸說爺爺懂得那些玄學類的東西的時候,就懷疑爺爺是個道士,現在一看到這身道袍,更加確定了爺爺的身份。而且,爺爺還是一個身份不低的道士,要不然,也不會有這身紫袍,還有爺爺葬禮的時候,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和尚和道士過來祭拜爺爺。

懷著滿心的好奇,我將那疊的整整齊齊的道袍從大抽屜里拿了出來,沒想到這衣服下面還有東西,緊接著我便看到了一雙鞋子和一個不知道什麼材質的冠髻,這雙鞋子也十分的講究,鞋面上有八卦的紋路,我拿出來比量了一下,正適合我穿。

那個頭飾我拿在了手中,冰涼溫潤,拿在手中十分舒適。

按照儀範慣例,戴什麼冠髻就一定要配什麼頭飾,這都有一定的規矩。

道冠有月冠、五岳冠。蓮花冠、三台冠等,有木質的也有玉制的,用法很講究。道士一定要當完道童,舉行了“冠巾禮”之後,才能髻發帶冠,以月冠最為普遍。穿著的道袍也有沿襲的規矩,什麼道袍一定要配什麼道觀。

道士穿著鮮艷的道袍,戴著亮晶晶的道觀,等著白布襪和船形的“雲鞋”或“青鞋”,這般裝束看起來才有離塵脫俗,飄飄欲仙之感。

這一套裝束不知道是爺爺的,還是給我留下來的,看著很新,我拿在手中,心中愈加的疑惑,也覺得頗為沉澱,越來越好奇,爺爺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他的身上有太多的謎團等著我一一找尋他的答案。

隨後,我又仔細端詳了一眼手中的道觀,曾蓮花形狀,這道觀叫蓮花冠,又名上清芙蓉冠,乃道冠等級最高級別。惟有高功的法師行科時方用。

越看這些東西,我越是覺得心驚,這一身的裝扮,都足以說明,我爺爺的在道教之中的身份等級,但是讓我想不明白的是,若是我爺爺真的有這麼尊貴的身份,為何要一直窩在這麼偏僻的小巷子里,默默無聞賣一些紙扎的物件,這與他的身份也太不相符了。

我將這些東西,從抽屜了一一拿了出來,一直翻到了最下面,發現下面還有一個暗格,好像是純鐵打造的,十分厚重,在那個鐵板上有一個空洞,最多只能放進去一根手指頭。我輕輕的敲擊了一下鐵板,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聲響,證明這底下是空心的,一定還藏有東西。

此時的二虎早就看傻了眼,也顧不得去耍那手中的黑劍了,直接將大腦袋湊了過來,翻看了一下那些道袍和道觀,再次驚嘆道︰“我的神啊,老爺子到底是干啥的?我怎麼感覺他不是賣花圈扎紙的,倒像是一個降妖除魔的道長,你看看這身裝扮,再加上這把寶劍,簡直就是絕配!”

我沒空理會二虎的這番胡言亂語,只是低著頭琢磨這櫃子下面的暗格,在想怎麼才能打開他。

要說還是二虎眼尖,沒怎麼讀過書的這家伙眼里就是好,他指著那暗格旁邊的一處地方說道︰“唉,小展,你看這里好像有一行字!”

這屋子里沒沒個窗戶,光線十分的黯淡,那二十瓦的小燈泡又實在不給力,這時候,二虎直接拿出來了一個手機,個頭挺大,還有手電筒的功能,打開之後,便湊了過來。這時候,我才看清,在暗格中那個小孔洞的旁邊,果真有一行小字,好像是刻上去的,字體很小。我一看那幾個字,就是爺爺的筆跡,蒼勁有力,略帶幾分霸道的氣息,這字體對于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

但是,一看到這一行小字之後,頓時就納悶了起來,一共就四個字︰“鮮血為引”。

“鮮血為引?這是什麼意思?”二虎撓著頭皮問道。

“當然是要用血做為引子,才能打開下面這層暗格。”我解釋道。

二虎吸溜著冷氣,撇著個大嘴道︰“老爺子這是搞什麼名堂,弄的神神秘秘的,你猜這里面是啥?”

“這還用猜,直接打開看看不就得了,拿那把劍來。”我支使二虎道。

二虎也不含糊,直接拿來那把黑劍,就要遞給我,這時候,我沖著二虎嘿嘿一樂,說道︰“二虎哥,您是大英雄,這割手指的活兒就教給你了。”

可是現在人家二虎的智商高了,撇著大嘴又道︰“你小子又坑我,你還以為哥還跟小時候那麼傻,被你攛掇幾句就跳護城河?我呸!這事兒你自己干吧,哥的血可精貴著呢。”

“哎呦~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機靈了?沒發現啊。”我揶揄著二虎,見他著實不肯,便將那把黑劍從他的手里接了過來,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劍刃上輕輕一劃,頓時就劃開了好大一個口子,那血流的真嚇人,嘩嘩的滴落到了褲子上。

二虎一看樂了,笑著說道︰“小展,你看看,你都來大姨媽了……哈哈……”

###第十八章 機關暗格

我沒好氣的白了二虎一眼,發現他還是小時候那麼“二”,可是我突然發現二虎的眼楮突然瞪圓了,嘴巴也張得老大,好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便道︰“二虎,你咋了?”

“小……小……小展……剛才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馬虎眼了,我剛才看到你手里的那把劍閃了一下,還冒著紅光,緊接著就又恢復了正常,這究竟是咋回事兒啊?”二虎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我听他這麼一說,心里也是一緊,低頭看去,卻見手中的這把黑劍並沒有什麼異常,還是原先那般模樣。我又仔細看了一眼劍刃處,發現我剛才割破的時候,留下來的那點兒血跡不見了,這把黑劍好像能喝血似的。

難不成就是因為沾染了我的血跡,剛才這把劍才出現了異常?

此刻,我也不想深究這件事情,再耽擱一會兒,手指頭上的血就流干了,連忙將手指頭伸進了那個暗格了,對準了那個小孔洞,將幾滴鮮血滴落了進去,也不知道這暗格被爺爺設置了什麼樣的玄妙的機關,當我的血一滴一滴的低落下去之後,竟然從那孔洞里冒出了一縷白煙,裊裊的升騰而起,隨後,但听得暗格下面一陣兒“  ”的機括聲響。

我和二虎不由得都瞪大了眼楮,齊齊往後倒退了兩步,生怕那暗格里藏著一顆爆炸物,將我們炸得粉碎。

片刻之後,隨著“ ”最後一聲清脆的聲響響起,暗格終于恢復平靜,听不到一絲聲響。我和二虎大著膽子將腦袋湊了上去,仔細一看,那暗格竟然打開了,足有三指厚的一層鋼板,那鋼板的下面又出現了幾樣東西,歸置的整整齊齊。

在那些東西上面,還有張紙條,我緩步走了過去,將那張紙條拿在了手中,打開一看,又是爺爺的筆記,這次竟然還是用毛筆寫的,但見上面寫道︰“小展,當你打開這個暗格的時候,就說明爺爺已經走了,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爺爺我,也就只有你的血能夠打開這個暗格,要是換做他人的鮮血,就會觸動機關,暗格中的東西會化為一團灰燼。這些東西都是你爺爺的師父留給我的,現在爺爺再轉交給你,務必好生保管,以後必有大用,切記!切記!”

看完這封簡單的信件之後,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幸好剛才二虎機靈了一把,要是用他的血,我這輩子就看不到爺爺給我留下來的這些東西了。二虎在一旁也看到了這封信,暗自說道︰“我的乖乖,幸好哥當時沒犯傻,要不然你得恨我一輩子。”

我沒理會二虎的言語,直接小心的將那封信折疊了起來,放進了口袋,隨後開始蹲下神來,研究這暗格里的東西,看看爺爺到底給我留下來啥寶貝。

這里面的總共就三樣東西。

最顯眼的一個,便是個大印,挺沉重的,我掂量起碼有三四斤重,好像是一整塊玉石。那大印的頂端有一個動物,長的奇形怪狀的,腦袋像是龍頭,身子像馬,還有鱗片,長了一條尾巴,我將那大印翻了過來,下面還刻著幾個篆字。我對這種字沒有研究,也不知道念啥,研究了一會兒,便將那東西給放下了。

二虎這傻貨好奇,緊接著將那大印拿了起來,說道︰“小展,這東西好像是一塊古玉做成的,一定能賣不少錢。”

我白了二虎一眼,罵道︰“滾蛋,這是爺爺給我留下來的東西,給多少錢都不能賣。”

二虎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也就這麼一說,哪還能真讓你賣。”

我重新回過了頭,又拿起了一樣東西,這是一面銅鏡,鏡子的四周有八卦的紋路,還有一些雲啊火啊之類的浮雕作為裝飾,看起來古樸莊重,雖然我不懂,也知道肯定是個寶貝。

在銅鏡的下面還壓著好幾張符€€,只是顏色我從來沒見過,有紫色的,還有紅色,甚至還有綠色的,我記得一般的符€€都是黃色的,這幾張符€€到底是干啥用的呢?

我將那些符€€那起來仔細端詳了一會兒,發現在這麼黑的屋子里,這幾張符€€竟也散發出了一股幽光,那符€€上的符文蒼勁雄渾,一氣呵成,估計書法大家看了都要自嘆不如。

“哎呦……這幾張符還是夜光的呢。”二虎又傻乎乎的道。

“你能別說話不?”我瞪了二虎一眼,還以為他機靈多了呢,沒想到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直冒傻氣。

二虎“切”的一聲,也不再理會我,他對著暗格里的東西一點兒也不敢興趣,與之相比,那把黑劍還是比較吸引他的注意力,便提著它找了地方坐了下來,自己玩兒的不亦樂乎。

等我看完了這些東西之後,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索性又逐個的按原先擺放的位置又重新放了回去。

緊接著,那暗格就發出了一聲“  ”的聲響,機關再次啟動,又重新鎖了起來。

我暗自搖頭苦笑,看來我以後想打開這個暗格,都要給自己放血,這可真是夠受的。

不過這樣一來,這道暗格倒是十分保險的物件兒,這世上除了我之外,再也沒有人能夠將其打開。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色就黑了下來,這屋子里就顯得越發陰冷了,有風灌進了屋里,吹的那些紙人嘩嘩作響,身子晃動起來,冷不丁的一看,還真有些嚇人。二虎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便放下了那黑劍,將屋門給關嚴實了。

這下,就頭頂上一盞二十瓦的小燈泡在散發著昏黃的燈火,將整間屋子籠罩了一層詭秘的氣息,看起來更加的陰森,尤其是屋子里的那些紙人紙馬,此刻看起來活靈活現,好像隨時都能動起來的樣子。

二虎看著躺在太師椅上一動不動在沉思中的我,便問道︰“小展,咱今天晚上就在這兒過夜?可這里就一張床,咱們兩個怎麼睡啊?”

“你睡床,我就在這太師椅上湊合一晚上得了。”我還在想著心事,應付了二虎一句道。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酷讀網微信︰kdwweixin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