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入夜總會,看清了人生百態


1


2015年9月,我進入了鋼琴酒吧,對大學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新的環境,新的同學……簡直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使我好奇。

到了十一月份左右,我沒錢花了。向家里要又不好意思,高中听別人說大學很自由,可以做兼職賺錢來維持日常開銷。我就想我也可以去做兼職嘛,是個救急之道。我就和一個玩的好的哥們,同學都叫他大頭。我和他一起找兼職。

通過大學生兼職群和一些廣告。大頭打通了一個電話,說是KTV做服務員,1500元一個月,晚上12點下班。

我就想好啊,1500塊耶,對于一個學生來說可是不小的數字。我說︰“大頭,我們去吧。”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先去看了一會兒。確實不錯。

第二天正式上班,下午五點半一下課,直奔目的地。我和同學剛開始在大門邊站著歡迎顧客。每天一站就是四個小時,而且還不能動,時刻保持著笑容。下班時兩腿已經沒有直覺,口干舌燥。有時候,你要別人的錢,別人就要你的命。他不會看你是學生而特殊對待。

炫燈

2

我們同學兩個就一直在那兒做著,每天十二點半回學校。還有別的學校的同學也在那兒做兼職。

當做了一周後,我們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這時候我才知道,這不是KTV了。導致第二天沒有精力上課了,只好天天揪自己的臉提精神,上課就站著上課。和我們一起做事的,有的同學已經不干走了。大頭和我說︰“小萬,要不咱們也走吧,不做了,工作量這麼大了,咱不做了。”我說︰“那怎麼能走呢,已經做一周了,350元(50元一天)耶不就沒有了,不就白給他做的嗎。”他說︰“那好吧。”但是最後這段兼職做完了,我們還是被騙了1000元。人在社會上闖蕩,不要害怕吃虧上當,有時候吃虧是福。當你不甘心自己虧了幾百塊時,那麼後面有更大的騙局等著你。

3

做了兩周後,我和大頭被調到果拼房,俗稱水吧,各種酒水,簽單都是我們來。負責水果雕花的。需要雕各種各樣的花,不能相同。每訂一個房或者客房來人了,就要一個果盤。忙的時候,我們兩個都搞不過來。

黃經理是負責樓面和少爺的,我們水吧本來不是他負責的,然而有一次客人太多,少爺就弄不過來。就對我說︰“你過來,506號包間送一件酒上去。”我說︰“我這也忙不過來,水果切不過來啊。”他說︰“你等會兒再來切。”任叔(水吧主要負責人)來了說︰“等會兒你來切啊。這兒都忙不過來,你沒看到嗎。”任叔對我說︰“你別管,進去切你的。”任叔說完後,黃經理很氣氛的走了。因為任叔,有些地位,任何人見了都要讓三分。

我們來到水吧時,王(後來升為主管)教我們雕花,我們兩個看了三天,有空用那浪費的水果練會兒。我們自己就上手。在水吧的時候,我和大頭還有王,稱兄道弟,有說有笑,對我們蠻照顧的。我們切了一段時間累了,他就來,叫我們休息下。

殊不知,翻臉比放屁還快。他升到少爺主管,後來又招到新人,我也調到了少爺部。臥槽,犯了一點錯罵個不停。累了稍微休息下,被他看到了就說︰“你在這兒干嘛,過了蠻舒服的嘛,滾出去站崗。”還沒踹口氣,我又出去了,搬酒,看房,站崗。他總是針對我,對那幾個蠻好的。每次開會總是說上面說的。你就是一條狗,知道不。五湖四海皆兄弟,錯了,那也要看什麼人,通過王和黃經理看出職場就是戰場。當你比別人牛逼時,就不會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生活。當別人比你有地位,有身份時,就像孫子一樣,不會亂咬人。就是說別人才真的把你當人看。

在跳舞

4

升到少爺後,就要按順序看房了,看房無非就是打開設備,為客人倒酒。經理查房,填具體進房時間和跟房經理。當客房氣氛不好時,還要自己來唱勁爆的歌曲活躍氣氛。看房結束後要填一個看房登記表。還有很多很多細節。

那次是我看房,是我搬酒房間時看到的。一位客人說︰“美女喝嘛。”小姐(果果)︰“老總,我真喝不下了。”老總︰“你不喝就太不給我面子了。”推來推去小姐還是沒喝。我看到是一大杯威士忌。老總發怒︰“他媽的,不給老子面子,看房的帥哥,去把你們經理叫來。”還把小姐打了一巴掌。我慌忙的去叫經理。黃經理(樓面經理)進來了,說︰“老總,不好意思,這位新來的,不懂規矩。那這樣,我叫她自罰兩杯如何。”老總︰“嗯嗯,好,我就喜歡爽快人。”經理說︰“果果,快,向老總道歉,把這兩杯酒喝了。”果果帶著哭腔喝完了兩杯威士忌。喝完之後已經醉了,一直嘔吐。老總受不了那種吐的味道。才叫經理把她抬了出來。等果果酒醒了,又被經理大罵一頓。

我和大頭去上班,在公交車上看到果姐姐。我們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生活所迫就來到了這里上班,她說。穿著白色的裙子,涂著指甲,手提著名牌包,美麗動人。別人看到無不羨慕這樣的生活。也許很多人會說,我要是像她一樣有錢就好了。孩子,別傻了,別人光鮮的背後都有一股心酸史,只是你不知道罷了。你不知道,她為了光鮮的生活,去喝酒,即使喝到吐。還是不能放棄。因為經理會給你施壓。會罵你。唯有改變現狀,自己必須有一技之長。

喝酒

5

這個地方每月15號發工資,到了12月15號發了八百塊錢,因為我們是五六號左右開始上班,上個月做了十幾天吧,也就發了八百元。

到元月了,學校要放假了。15號之後又做了接近一個月,放假我們就回去了。向他請假,竟然不批。第二年來拿錢,也就沒有了。一千元就這樣扣了,說我們礦工,沒錢。臥槽,當時就不好了。每天上班,晚上三點下班,天天晚上下班才能吃晚飯。現在給我說沒錢。立刻去勞動局。去了他們也無能為力。

我們也就算了,沒有追究,或許對于我們學生這些弱勢群體來說最容易受騙,看你做事眼楮是否明亮。

雖然被騙,但我看清了生活的不易,或許你會說那些女生沒有節操,不知廉恥。去那種地方上班。但是她們很多是生活所迫;讓我看清了職場,在職場上,上班就必須按規則來,他不會因為你是學生而照顧你,勾引斗角也正常;看清了人心,人在社會,有錢有權有勢就是王道。當你這一切都沒有時,你只有听人差遣,寄離人下。當你有錢時,兄弟前兄弟後的叫喚,巴結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