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抓黃,不料被當成制服小姐對待,支援的太晚


作為發達的一線城市,C市的夜晚是精彩豐富的,白天面對巨大生存壓力的人們都會選擇在晚上徹底的釋放自己,而放縱時候的人們意志力是最為薄弱且不穩定的,也因此使得犯罪幾率在這個時段大大提升。

超大的手機鈴聲在靜謐黑暗的房間突兀響起,驚醒了正在熟睡的夏洛冰,她一把抓起床頭的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飛速的接起來問道︰“有消息了嗎?”

憑借手機屏幕的亮光,依稀能看到她的表情,不但沒有因被驚醒的憤怒,反而很興奮。

“頭兒,線人舉報,帝豪酒店2633房間有情色交易在進行,我們要不要行動。”李響在電話那端請示道。

“廢話,敢在我的地盤干這種事,顯然沒把我放在眼里,今天要不打得她們自己娘都不認識,我就不姓夏!!”夏洛冰一邊吼著,一邊從床上爬起來,她就沒脫警裝。

李響真想替那些人鳴不平,在c市還有人敢不把她這位暴力女王放在眼里的?!

“我先過去穩住,你集結人,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這次務必抓幾條魚回來肅清一下風氣!”夏洛冰吩咐著。

李響只得應是,心道這一晚上又奉獻了,自己家這隊長怎麼就這麼熱血敬業呢。

夏洛冰乒乒乓乓的出了門,到了地下車庫取了自己的車子,上了路就將油門踩到底直朝帝豪酒店狂飆而去,路上其他車無不離她遠遠的,生怕被這不要命的拉去墊背。

夏洛冰進入公安局兩年,現任刑警隊隊長,這等晉升速度堪比坐火箭,除了出身外,可是全靠她這份兒拼勁兒。但凡是在C市混的,听到夏大警官的名頭,就沒有不頭疼的。

帝豪酒店,2366房間,霍雲祈洗完澡從浴室出來,身上只裹了一條浴巾,流線型的身材毫無遮掩的展露出來,再看那張英俊的面孔,直讓對面沙發上的女人兩眼發直。

霍雲祈一米八的身高,刀削般的面部輪廓稜角分明,一雙鳳眼又讓他平添了幾分魅惑,漆黑的眸子亮如星辰,目光閃爍間流轉的光華足以讓所有女人淪陷,另外高挺的鼻梁和公認弧度優美的唇,湊在一張臉上,更將他所有的優點展露,讓他成為一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美男。

不過此刻美男看到對面花痴女還沒走,一張本就沒什麼溫度的臉驟然冷了下來道︰“我對你沒有任何興趣,你最好在我發火之前離開我的房間,不然別怪我讓你難堪。”

“霍少不要生氣嘛,我走就是了,先喝一杯酒潤潤喉,別氣壞了身體。”女人听罷也不生氣,反而走上前遞給霍雲祈一杯紅酒,她一頭金色的卷發,臉上妝容精致,穿著一件黑色的蕾絲低胸衣,足有D罩杯的胸器肆無忌憚的在霍雲祈面前晃呀晃的,這種誘惑要換了別的男人怕是早就把持不住了。

不過霍雲祈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還不至于這樣就淪陷,見她還算識時務,面色緩和了一些,接過酒杯抿了一口。

女人見霍雲祈喝下,眼中閃過一抹得意,剛想進一步發展的時候,門突然被暴力的踹開,巨大的聲音讓房中兩人齊齊一驚。

“別動,警察!”夏洛冰掏出手槍對準兩人。

在上樓的時候她還不確定房間號是2633還是2366,手機又落在車里無法確認,不過現在看兩人慌成這個樣子,她心下再不多疑了。

當然,她沒想過,這麼大動靜,是人都會被嚇著。

“你們兩個,舉起手來,靠牆邊,接受盤查!”夏洛冰一臉冷肅道。

“霍少,這……”金發女子懵了。

什麼情況呀?遇上警察查房了?

“我想問一下這位警官,是以什麼罪名要被盤查?”霍雲祈相比女子要淡定多了,相比被這女人纏著,還是面對警察輕松點。

“我懷疑你們在酒店從事不法行為,別廢話,舉起手來!”夏洛冰一絲不苟,縱使對面是個足以讓人為之神迷的大大帥哥。

<p>金發女子面對黑洞洞的槍口無奈的舉起了手,霍雲祈也難得的配合,一雙眼楮上上下下的打量這位突然出現的警官。

她有一張標致的瓜子臉,皮膚白皙,眼楮很大很明亮,瓊鼻小巧高挺,唇形優美,是很標致的美人兒臉,足有一米七的個子,雙腿筆直修長,一身黑色的緊身警裝更是讓她前凸後翹的傲人身材展露無遺。

若不是她現在目光凌厲,表情冷肅,周身氣場強大,怕是好多人都會認為她這扮相只是制服誘惑的游戲,而不會聯想到這是堂堂刑警大隊隊長,C市出了名的暴力女王。

“你們是什麼關系?到這里做什麼?”夏洛冰站在兩人對面問道。說話間緊盯關注兩人臉上的神情。

察言觀色是每個警察必修的課程,雖然夏洛冰對這個不是很在行,但唬唬人還是可以的。

“我們在這里聊天呀,正如你所見,我可沒有什麼其他的行為。”霍雲祈挑挑眉,淡然道。

夏洛冰哼了一聲道︰“每個被抓到的人都是這麼說的,但是我勸你們還是放棄抵抗吧,還沒有人能從我手底下漏網的。”

她說完覺得有些口渴,半夜醒來也沒喝水,隨手拿起一旁的紅酒一飲而盡。

金發女子一愣,知道事情要不好,趕快道︰“警官,我們沒膽子騙您,我們真的是什麼都沒做,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關系,您放了我們吧。”

“我可是接到了可靠線報才來的,絕不會錯,我勸你還是坦白從寬,供出別的同伙,還可以從輕處罰,若是執迷不悟,別怪法網不留情面!”夏洛冰堅持道。

霍雲祈沒有說話,因為他突然覺得自己體內莫名的躁動了起來,讓他不由的喉嚨發緊,口發干。

夏洛冰見到霍雲祈眼楮發直,那金發女子面色發慌,以為自己的方法奏效了,便繼續唬道“如果你們再不老實交代,就跟我回局里,到時候性質可就嚴重了……啊……”

就在她話音剛落,一旁的霍雲祈就一把將她抱住,炙熱的呼吸噴在她脖子上,讓她覺得自己的身子也開始發熱,竟然沒有力氣推開他。

“那酒里有藥,我們都中招了,就在這解決吧,便宜你了!”霍雲祈盡量保持清醒得道。

金發女子知道自己闖禍了,趁夏洛冰不注意就奔出了房間,給警察下藥,這算不算襲警?會坐牢的吧。

“你個淫賊膽大包天,竟然敢給警察下藥,我不會放過你的!”夏洛冰凶狠的說著,但是出口的聲音卻是軟軟的,配上她那本就很好听的嗓音,竟給人一種極致的魅惑。

霍雲祈通紅的眼中出現一絲笑意,拖著無力反抗的夏洛冰走進了里面的臥室,還鎖上了門。

夏洛冰用自己所有的理智抵擋著藥力,然而體內好像已經形成了一個欲*望的漩渦,將她的理智一點點吞噬,她的感官很快就被火辣辣的熱量充斥,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扯自己的衣服。

這藥力量太猛,霍雲祈也是很快就失去了理智,壓在夏洛冰身上,相互宣泄著。

凌晨七點,李響下令刑警隊員帶著抓獲的嫌疑男女回了警局,僅他和幾個兄弟留下,不為別的,只因為夏洛冰不見了。

昨晚,當全組警員都趕到酒店的時候,他就開始聯系夏洛冰,但是電話一直沒人接,因為怕錯過最佳時機,他才下令行動,由于這團伙頗為壯大,全程盤查抓捕足足進行了三個小時,平常以夏洛冰那火爆性子早就應該出現了,但是卻遲遲不到,讓他很是擔心。

“李副隊,查到了,酒店的人說夏隊昨日凌晨曾經來過這里,打听了房間位置後直奔2366房間,而酒店監控顯示她到現在都沒有出來。”警員張譯報告道。

“2633、2366。”李響念了一聲,恍然大悟道︰“頭兒應該是弄錯房間了,通知其余人,跟我走。”

此時2366房中,夏洛冰悠悠轉醒,便覺一種從未有過的疲憊充斥全身,比打了十場架還要累,讓她只想在床上賴著,不要起來。

不過很快她就覺得不對!

她不是在執行任務去抓賣€€淫團伙嗎?怎麼跑到床上來了?

昨晚昏迷前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讓她昏沉沉的頭一瞬間完全醒了過來。

一把掀開被子,刺眼的落紅染在白色的床單上,讓她徹底傻了眼。

媽的,她堂堂刑警大隊隊長竟然被人迷*奸了?!

恥辱!天大的恥辱!

看著一旁熟睡的男人,夏洛冰眼中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穿了衣服就四處找槍。

霍雲祈是被一股殺氣驚醒的,睜開眼就看到夏洛冰一臉的殺氣,眾人當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正拿著一把槍指著他的頭,看那目光,說不定下一秒就會開槍。

“小警察,槍里會有子彈嗎?”霍雲祈看似不在意的試探了一聲,而那銳利的眸中卻是充滿警惕。

夏洛冰眼中殺氣爆閃,修長的手指就要勾動槍栓。

“等等。”霍雲祈趕快出言道︰“你殺人總要有個理由吧,我想請問警官大人,我做錯了什麼?”

夏洛冰用殘存的理智停止手上動作,公式化道︰“你涉嫌參與淫€€穢交易,被抓捕後不但不死悔改還對警察下藥,進行……”

說到這她眼中憤恨越發濃重,只听她咬牙一個字一個字道︰“所以,我不會放過你的。”

“罪狀倒是不少,但我都沒有做過。”霍雲祈唇角一揚道︰“第一,我並沒有做什麼淫€€穢交易,第二藥不是我下的,我也是受害者。”

“狡辯!”夏洛冰顯然不相信。

“那就算是受審,你也要讓我穿上衣服吧。”霍雲祈說著已經掀開了被子。

夏洛冰下意識的捂眼楮。

霍雲祈想說,更親密的事都做了還怕看麼,但是怕刺激到夏大警官便沒有說出口,只是迅速的穿上自己的西褲和襯衫。

“跟我回警局。”夏洛冰的搶再次指了上來。

霍雲祈眼楮一眯道︰“你沒理由逮捕我,倒是你,私闖我的房間打擾我的正常生活,並且對我造成了精神上的傷害,對此,我會通知律師,保留訴訟追究的權利。”

“該打!”夏洛冰手一轉將槍收回槍囊,抬手一拳照著霍雲祈的臉就砸了過去,簡單暴力,動作凶狠,絲毫不留余地。

霍雲祈反應也是相當的快,在拳頭到來之際抬手去擋。夏洛冰哼了一聲,再度出擊,攻勢更加凌厲凶猛。

“毆打人民群眾!你的罪名又多一條。”霍雲祈在匆忙抵擋間又出言道。

夏洛冰長腿踢出,冷笑道︰“是你襲警!”

隨著兩人之間攻勢越發凶猛,再沒有機會開口,戰斗一時在房中焦灼著。

同一時間,房間門口。

王建帶著幾名保鏢守在門口,準備接自家少爺去上班,李響趕過來就要沖進去。

“你們干什麼?”王健長臂一伸攔住了刑警隊的去路。他家少爺可是不能被輕易打擾的。

李響神色一厲道︰“我是區公安局,刑警大隊副隊長,執行公務,煩請讓路。”

“刑警也不可以私闖別人房間,打擾了我家少爺,小心吃官司!”王健知道霍雲祈絕不可能違法,心中有底氣,說話也不客氣。

“你們知道自己在干什麼嗎?”李響眼楮瞪得老大,氣道︰“你們限制了刑警隊長的人身自由,這是重罪!”

一番話說得王健心中犯疑,他問道︰“什麼刑警隊長?”

李響一抬手,張譯上前道︰“我們調了酒店的監控,我們夏隊從昨晚進入這個房間就沒有出去過,現在我們懷疑有人拘謹了她的自由。”

王健有點發懵,少爺為了逃避相親跑到了酒店,他是奉命來接的,昨晚並沒有在場,也就不能馬上判斷他們說的是真是假。

“涉嫌拘禁國家警察,情況惡劣者,我們甚至可以動用武器,要不要配合你看著辦。”李響說著慢慢抬起了手中的手槍。

王健出身部隊,自然是不怕這樣的威脅,但他是懂法的,知道這種狀況確實嚴重。警察如果沒有證據也不可能擅自行動。

但他能怎麼辦?

讓他們闖進去,要是打擾了少爺的美夢,他的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忽听房間中傳來兵兵乓乓的聲音,听上去是在打架。

“撞門!”王健終于也選擇了強行開門。

當門再次被大力撞開的時候,眾人看到的是夏洛冰和霍雲祈正打的不可開交,兩人雖然衣衫已經穿好,但是明顯是沒有梳洗的樣子,而且依照痕跡來看兩人的戰爭是從臥室開始的,才剛剛延續到了客廳中。

順著敞開的臥室門看去,正好可以看到臥室大床兩個枕頭都有睡過的痕跡!

于是最為擅長痕跡勘察的刑警們懵了,事實明顯到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們頓時覺得自己好像闖入了人家的私生活,就連看著夏洛冰的目光都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

早知道就不進來了!

“你們都愣著干什麼?把他給我抓起來!”夏洛冰看到自己的手下來了,趕快道。

李響咳了一聲,臉上紅雲腿了些才問道︰“頭兒,為什麼呀?”

“不是你告訴我的嘛,這房間有淫*穢交易。”夏洛冰一腳被擋下後,順勢退後站穩,開口道。

喜歡請訂閱【內涵故事】,小編會持續更新本書內容,點下下面的紅心此書會獲得更多人讀。後續精彩內容請關注微信號mengstory888 回復【fan】就可以直接全部查看。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