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目睹父母婚外情,21歲女孩專門喜歡大叔



每個人都要長大,每個人都有家庭。每個人也都被自己賴以長大的那個家庭所影響。這種影響是如此深遠,以至于我們經常在不經意間忽略它,卻又沿著它指引的方向走下去。

我們采訪了4位覺得自己受到原生家庭很深影響的年輕人,傾听並記錄了他們的故事。他們有些能意識到自己與他人的不同,有些還說不出自己會因此失去什麼,有些感受不到來自家庭的愛在哪里。

原生家庭給人的一生影響很大,它就是我們命運的一部分。但,認清命運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它,這是我們所想要的生活態度。

有一句話說得好︰當你沒有感受到愛的時候,並不代表愛不在身邊。

策劃 | 賴€€萱 尤榕萍

文 | 劉楚 趙爽

編輯 | 馮翔

我是沒法改了,只能保證

不把這種教育方式用在兒子身上

劉富貴,男,29歲,上海

原生家庭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不管多有錢,我都覺得自己窮。

當然了,我也不是多有錢。2012年大學畢業我和媳婦來到上海,現在已經在這里買了房也買了車,听起來也還算不錯了。可是即使這樣,我還是覺得自己窮,自己家非常需要錢。

不只是現在,我從小就這麼覺得。舉個例子吧,小時候我跟我媽上大姨家,去10次有7次我媽都要從別人家里拿點什麼東西回來,不管是米面還是衣服。以前不覺得怎樣,後來就感覺每次去就像去接受別人幫助一樣。

我家里經濟條件怎麼樣?說實話我是真不知道我爸媽的實際收入,他們也從來不跟我說。他們只是潛移默化地向我灌輸這個理念︰“你越能省錢越好,你不花錢最好。”

上學的時候出去玩之前,同學們只會問我︰“你去嗎?”不會問別人。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沒有零花錢。從小到高中,零花錢都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待遇。以至于到現在我都不習慣身上有很多錢,你看我現在口袋里就100多塊錢。如果我想買點自己想買的東西,我只能不吃午飯,把午飯的10塊錢省下來攢著買。可能我的性格就是比較逆來順受吧,也不會去找爸媽要,除非我有很大的把握他們會給我買,當然這種情況也是少見的。

我印象深刻有一次,小時候我很喜歡看聖斗士的漫畫,特別想買一個它的模型。那時候自己成績好像有進步,心里覺得有9成把握他們會給我買,但是最後還是沒買。他們就總是說︰“等你長大了自己掙錢買。”

這不, 我現在買了3個聖斗士模型放在家里。前段時間我媽來上海看到了,問了我這是什麼,我跟她說這就是我小時候特別想買但是你們沒給我買的玩具,她听了以後的反應還是,你想買就買吧,但是花錢買這種東西不值得。

我爸媽送我的最貴的禮物是一雙阿迪達斯運動鞋,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在上高中,有一次成績進步了很多,爸媽帶我去買了這雙鞋,500多塊錢。我特別愛護這雙鞋,只在上學的時候穿,周末都不穿,因為周末穿同學看不到。那雙鞋我硬是穿到了大學畢業,到它實在不能修的時候才沒穿了。

自卑肯定是會有的,但是也僅限在物質上吧。像我剛剛跟你說出去玩的那個,誰听到心里都會不舒服,畢竟那個年齡都是要面子的。

還有一件事,上高中的時候我和一個女生挺好的,周末約她出來,可就是因為沒錢,每次我都在中午要吃飯的時候把別人送回去。唉,心里的感覺特別不好,但是又真的沒有錢。

可是到現在有錢了,我又舍不得給自己花錢了。看到你們的征集的時候,我正好在給自己買東西,那個時候就有一種強烈的不想給自己花錢的感覺,也說不上是罪惡感,就是心里有個聲音在對自己說︰“你怎麼給自己買這麼貴的東西。”不是我承受不起這個價格,而是我根本就不清楚我對價格的標準在哪兒。

不止是舍不得給自己花錢,我還不會理財。記得剛剛上大學終于有生活費了,我一下就把錢花光了,而且我還不知道是怎麼花掉的。現在我也不管錢,對我家里的房貸啊,積蓄啊我都不了解,都給我媳婦兒管,我只知道每個月上交工資就成。其實現在我比以前好了,但是要是我爸媽來上海看我,我在他們面前還是不敢花錢。

現在我對我的生活水平要求也挺低的,我媳婦兒嘗試糾正我,後來也失敗了。這真的是根深蒂固的東西了,改不了了。我每次買東西首先考慮的肯定是價格,不像別人會去考慮什麼品牌。

說真的一走到商場我就精神緊張,因為我對價格特別敏感。雖然我能開車,但是我還是會擠地鐵,一件T恤沒穿破我就能一直穿。感覺就是不講究,前幾天五一我們跟團出去旅游,團餐你知道都挺難吃的,他們都不吃就我一直在吃,對我來說吃飽了就行。

我是沒法改了,我只能保證不把這種教育方式用在我兒子身上,我會問他想要什麼,也會給他有儀式感的禮物,當然我也不會過分溺愛他。

對方有一點點不忠

對現在的我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

楊眉,女,21歲,天津

小時候我撞見媽媽和我同學的爸爸抱在一起,媽媽指著魚缸里的一條魚跟我說︰“這條魚叫抱抱魚,要抱在一起才能看。”

直到四年級,我才意識到她是騙我的。也開始明白從小到大在我們家吃飯的那些叔叔們,可能不只是來吃飯的。

我爸的婚外關系我不清楚,只記得有一次我媽要給我證明我爸在外面花錢找女人,我爸沒否認,只是一臉慌張。說實話,我覺得他們只是一時沖動在一起,兩個人都還是小孩,卻要為一個意外負責,那個意外當然就是我了。

小時候我害怕回家,因為害怕一打開家門看到他們在打架。他們經常吵架,打架,家里總是一團糟。後來有一次我和我男朋友打架,都到要叫警察的地步了,我突然就想起小時候我爸媽打架的樣子,可能是那些場景讓我不知不覺成了一只野獸吧。

可能我從小就養成了這個習慣,也沒有人傾訴,想哭的時候就自己偷偷哭,哭完了就好了。我爸看到了也不會問,他只是覺得我想我媽了。

而我媽和那些叔叔的關系,讓我變得有些“感情潔癖”,對方有一點點不忠,對現在的我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而且我喜歡比我大很多的男生,交往過年齡最大的比我大9歲。這一點我也是在初中才意識到的,因為當時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一個上大學的男生。我後來想,應該算是父愛缺失的體現吧。我和我父親最親密的時候止步在我12歲那年,那時候他倆分居,我跟我爸住,他每天回來會給我帶一個可愛多。

上初一的時候他們離婚,法院的傳票發給了我,被我班主任看到了,他問我我也只是說沒事,不想影響我自己塑造起來的“完美形象”。總之,因為家里這樣,我一直都挺好強的。

自從他倆離我跟了我媽後,我就很少和我爸聯系了,初中的時候給他打過兩個電話吧。現在我都不知道他人在哪,好久沒聯系了。我爸愛不愛我?愛吧,只是我感受不到。

雖然我跟了我媽,但是也只跟她住了一年,初三那年我就一個人去四川讀書了,之後就一直一個人在外面,沒回過天津,以後也不打算回。我媽從來不會主動打電話給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我以前還會問她,後來我想明白了,既然她都有時間打消消樂也沒時間打電話給我,那就算了吧。我現在大三,上個學期就只給她打過兩個電話,現在已經誰都不理誰了。可能我媽對我的愛,就只是把我養活了而已吧,我是這麼覺得的。

說實話,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們。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被捏碎的娃娃,只有在被愛的時候才感覺自己是完整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這種缺失感,我覺得自己是破碎的。這也是我大學為什麼學心理學的原因之一吧。

我現在有男朋友,但是馬上又要分手了。之後我是計劃不回天津了,也已經跟媽媽說過不會回去了,她也沒說什麼。以後我想去南京或者新疆,也沒有為什麼,就是好奇吧,想去看看。

當然這些事我也不會對別人說,我能跟你說出來也是因為你不認識我。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不會選擇現在的父母和家庭

羅強,男,26歲,海外

由于母親的控制欲太強,整個童年都是我的一場噩夢。

小時候在家吃飯,我媽會坐在旁邊看,冷不丁地把醋倒進我的飯碗里,說這樣才有味道。我很不開心,反駁了兩句,她立馬就打我。被打罵經常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也會反抗,可一旦我媽覺得壓不住我,我爸就會過來打我。沒有人站在我這邊,包括曾經也是受害者的姐姐,她只會勸我忍耐,要我孝順父母。

從初中開始,她不方便再打我,取而代之的是無休止的爭吵。她好像看我哪里都不順眼,時不時地要找點由頭罵我。有一次我問她︰“你這麼罵我,不怕傷我自尊心嗎?”她說︰“你哪有什麼自尊心。”我現在的脾氣很暴躁,很大程度上是受這段時期影響。

她有一個習慣,吵得不可開交時,我實在受不了要離開,她就會跪在我面前挽留。我知道,她不是在懺悔,只是在給我施加更多壓力。

2014年的一天晚上,我打算煮餛飩吃,她站在廚房門口不停地阻撓。最開始說︰“你這麼晚做飯,我不想洗鍋。”我說我自己來洗,但她又不願意,我沒搭理她。沒一會兒,她又說我加的開水太多,要是不倒出來一些,就不讓我煮。我急了,要把鍋里的水全部倒掉。在那一刻,感覺所有的怨氣都涌上來了,我把這些年的壓抑都說了出來。

我媽害怕了,說不再鬧了。但這個時候,我爸嫌我不夠忍耐,拿起刀要殺了我。我轉身就走。這事之後,我決定出國。這些年在國外,很孤單,有時想回國,但又不願回到原來的家。

前陣子,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她的性格和我媽太像,這令我恐懼。她會給我定很多規矩,做不到就要向她道歉,否則就一直鬧。我害怕以後的生活會過得和童年一樣,于是果斷選擇分手。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會選擇現在的父母和家庭。可是,心中有再多怨恨,他們過得不好,我還是會操心。去年給父母買了一套新房,本想著一切換新重新開始,但搬家時又因為瑣事鬧得很不愉快。

如今支撐著我努力工作的奔頭,就是能在別的城市給自己買一套房子,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家。

我很厭煩我媽的軸,所以我也

抵觸自己性格里的這部分

姍姍,女,23歲,福建

到目前為止,因為這股從娘胎里帶出來的軸勁,我付出的代價太多了。

大一的時候,十幾個同學瞞著我給我準備生日驚喜。當天晚上,我打開寢室門,看到巨大的蛋糕和一地的蠟燭,但很奇怪,我在那一刻只感到尷尬和生氣,可能是對別人特地為我準備的驚喜有一種負擔感。于是我完全不可控地丟下一句“你們有病吧”,就扭頭走了。出了宿舍以後,我像孤魂野鬼一樣在外面游蕩了一晚。我想回去,但沒有人給我台階下,她們應該也很失望吧。

很長一段時間後,我才勉強放下面子,發了很長的信息給她們道歉。但最終能打心底里接受我的,不到一半。

游蕩在外面的那晚,我就突然想到,我這性格跟我媽一模一樣。但她比我幸運,家里總有人給她台階下。

有一年大年初二,本是打算一家人回外婆家。但當天我和我媽鬧了點別扭,她就賭氣不和我們一起去了。到了外婆家,見我媽沒來,外婆、爸爸、舅舅都給她打電話,什麼好話都說盡了。但她可能覺得越多人勸她,就越難為情,說什麼也不去。從那以後,為了她那點不知名的軸勁,每年初二外婆家的聚餐,她都不參加了。

外公在媽媽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因為家庭情況很不好,為了讓小舅多讀幾年書,即使那個時候媽媽成績很好,也輟學了。她12歲就干活,幾乎沒人幫她。可能在那個時候,她就一根筋撐著,她有時候也會說︰“我就沒依靠過誰”。

我從小也是野蠻生長。我7歲的時候,一個人去隔壁鎮子找爺爺,直到天黑,爺爺都回家了,我還沒回家。爸爸急了,讓媽媽一起分頭找,我媽堅決不找,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說︰“她可以回來的。”我最後確實不負她所望,一個人回家了。

從上小學開始,我要麼寄宿親戚家,要麼住校,和家里基本不通電話。高考填志願時,因為覺得是比較重要的事,我問了爸媽的意見,但他們都說︰“你看著弄吧。”

我很厭煩我媽的軸,所以我也抵觸自己性格里的這部分。為了能少一點兒軸勁兒,我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自己。

然而有時候根本不是自己控制得了的。我加入的一個社團換屆時,部長幾次找我聊天希望我參加競選,但我也不懂當時在傲嬌什麼,就端著沒去。換屆結束後,部門成員一起在奶茶店聊天,他們又提起我沒參加競選的事,認為我不給面子,甚至越說越激動。我受不了這種強加在我身上的“罪行”,當時一掀桌子就走了。

又是時隔很久,我才給當時在場的朋友們道歉了,但能完全冰釋前嫌的不知道有幾個。

對于性格和媽媽像這件事,我想得並不輕松,心里更多的是無奈和抱怨。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

侵權必究

想看更多,請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號(ID︰meirirenwu)。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