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台北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酒店內幕


去過台北夜總會找酒店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酒店內幕夠膽的進來!“于是……我準備酒店了許久,將那個木質的馬桶蓋的蓋子拆下來了一塊,弄的很尖,就等著那些酒店裡壞人過來,然後偷襲他們,逃出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這夜總會里面暗無天日,我也不知道過了酒店消費多久,我估摸著應該是第三天的時候,那些酒店壞人又來了,這次一起來了兩個,當時,我是多麼想小磊會再次出現在這里,那樣的話,我就可以報仇了,我殺他的心都有,就算是用牙齒咬,也要咬下他一塊肉來,這一切的痛苦都是他帶給我的,我要報仇!可是,小磊沒有來,我想他應該是坐在寬敞的屋子里,在騙其他的女孩子吧,他的那張臉,就是騙女孩子最好的利器,就真想用手中的木棍,將他的臉劃爛,讓他再也不要去欺騙那些女孩子……”

“當那兩個男人進來的時候,其余的女孩子都好害怕,一個個都縮在了角落里,這一次,不知道誰又會遭殃,受到他們的摧殘,同時,她們也都知道我接下來會做什麼,也都萬分驚恐的看向了我。那兩個流里流氣的男人一進來,便大聲說笑著,就像是挑選商品一樣,一個染著黃毛的人說,喂,六子,今天你想玩兒哪個?再過幾天可能就沒得玩了,老大可能要將他們送走……另外一個人則無所謂的說,怕什麼?這叫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小磊他們這麼能干,過幾天肯定又會來一批新貨,到時候又有的玩兒了,咱們這叫夜夜做新郎……哈哈……”

“隨後,那個染著黃毛的家伙挨個看了一遍,最後視線就落在了小晴的身上,過去一把就將她拉了起來,其余的幾個女生都嚇的哭出了聲音,縮在牆角里不敢動彈,我看那個長頭發的家伙還沒有確定人選,就主動跟他說,要我來吧,放過這些姐妹,那長頭發的人當時還愣了一下,賤笑著說道,哎呦,這里還有一個主動跟我走的,還真是一個騷貨,說著,他就超我走了過來。”


“又過了一會兒,我就看到我的身體,被幾個男人抬走了,而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飄蕩了出來,這時候,我才想起我遇到的那個老頭兒,他告訴我去找你……我想他肯定是個高人,他給我下的藥便是能夠讓我的靈魂在陽世間逗留三天的藥,而不被陰差所發現,我憑著記憶,一路飄蕩到了那條街,一連找了許久,憑著一股氣息的牽引來到了這間白記花圈鋪,卻發現木門緊閉,而我也進不去這扇門,當時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幸好……那門上突然顯現出了一些字跡,那上面便有你家的地址,所以那天晚上你就看到了我……”

這女鬼一段岑長的迅速,我總算是搞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女鬼是被人騙到了這個城市,而騙他的那些人,正是一些人販子,而且專門誘騙年輕貌美的少女,然後通過一些隱秘的途徑,將他們轉移到外地,或者是直接出國,讓他們當小姐繼續給他們賺錢,這些人心狠手辣,可以說是一點兒人性都沒有,必然也是一群亡命之徒,而我爺爺在這女鬼生前見了她一面,預料到了她的悲慘結局,還曾奉勸她回去,結果這女人不停勸阻,便進了圈套,最終被人害死,由于之前被爺爺下了一種神奇的藥,可以讓鬼魂在陽間多逗留三天。


听到這里,我和二虎不免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唏噓,這女鬼的意思是想讓我們潛入那棟大樓,幫警察搜集證據,然後再告發他們,可是這凶險之處自不必說,萬一被那伙兒亡命之徒發現了,我們倆也鐵定沒命了。

我又轉頭看向了二虎,二虎也在猶豫不定,眉頭緊鎖,最終我一咬牙,站了起來,正色道︰“不就是一條命嗎,老子豁出去了,絕不能讓這些敗類再繼續禍害人了。”

二虎見我首先表態,看了我一眼,也一拍大腿道︰“為了這個妹子,為了那些還在受苦的姐妹們,我二虎也豁出去了,你們說咋辦吧,我二虎都跟著。”

那女鬼一看我們終于答應了,自然萬分欣喜,她真誠的說道︰“兩位哥哥……真是謝謝你們了……也替那些受苦的姐妹們謝謝你們,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必須在天亮之前辦完這些事情,因為這是我逗留在陽世間的最後一天,一到天亮,我就要去該去的地方了……”

事不宜遲,我們只好現在就動身,同時也商量出了一個對策,那就是我們扮作去後宮夜總會的客人,先混進去,到時候見機行事,到地下二層,然後再慢慢的尋找,等找到了證據之後,緊接著再報警,隨後逃之夭夭,讓人民警察來處理這些敗類。

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我們想的倒是挺好,只是不知道事情會不會順利的進行下去,那棟樓里肯定防守十分的嚴密,要想混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首先,讓我為難的是,要想去那種地方,得有大把的票子才行,你身無分文的進去,估計很快就被人攆了出來,我摸了摸身上所有的口袋,總共加起來才二百來塊錢,給人家小費都覺得寒摻。

二虎卻道︰“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哥雖然不去那里玩,這幾年還是有些積蓄的,大不了這一次全都砸進去,只要事情能辦成,比什麼都強。”

###第二十七章 命中注定

事情商議已定,我們便準備出發了,這會兒已經差不多要12點了,而那女鬼過了今天晚上,便要被陰差帶回地府,留給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在我將要出門的時候,那女鬼突然叮囑我,讓我帶著一樣東西,便是那本《陰陽道經》里面夾著的那張紙人,我還有些納悶,便問那女鬼這紙人有什麼用處?

那女鬼跟我說,那天晚上我用那本《陰陽道經》打它的時候,它看到了那個紙人,那個紙人應該是個陰器,可以讓靈體附身其上,雖然以它現在的情況,也附身不了在這張紙人上太長時間,但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還是可以用這張紙人幫到我們的,它還說它只是一個新鬼,沒有什麼道行,若是有更加厲害的靈體的話,完全可以附身于這張紙人上很久的一段時間,一整夜甚至都沒有問題。

名義上我是繼承了爺爺的傳承,但是我現在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懂,對于這個紙人的用處更是一點兒都不了解,既然這女鬼說有用,那我就帶上,反正也很好攜帶,揣在兜里就好。

在臨走之前,我還長了個心眼,劃破了手指,再次用鮮血啟動了機關,打開了那櫃子底下的暗格,將比較重要的東西都放了進去,其實,我現在是看出來了,爺爺留給我的這些東西真的都挺值錢的,大多數都是古物,當文物賣了肯定價值不菲,要是讓人偷走了,我真覺得愧對剛去世不久的爺爺。

我和二虎都準備好了之後,便隨著那女鬼出了這間鋪子,走的時候,我還將那兩扇黑漆木門給鎖上了,我們一同出了這個七繞八拐的胡同之後,就來到了繁華地段,二虎拿出了銀行卡,取出了兩萬塊錢,將一沓子錢遞給了我,笑著說道︰“小展,省著點兒用,這算是你欠我的,等你賺了錢記得還給我啊。”

我白了一眼二虎,沒好氣的說道︰“那你等著吧,要看看我那間小鋪子要賣多少紙錢,才能攢夠你這一萬塊錢。”

二虎連忙朝地上吐了幾口,呸呸呸的說道︰“你說話吉利一點兒,這次兄弟我可是舍命陪君子,這還沒出門呢,你就說這樣不吉利的話,要萬一出了事情可咋辦?”

二虎的這句話,讓我心里一沉,莫名的心里就有些擔憂,這趟差事還真是要命的活兒,弄不好真能將我們兩個人的小命搭進去,也不知道爺爺是怎麼想的,上來就給我出了這麼一個大難題,難道他就真的不擔心自己的孫子將小命搭進去?我們家可是三代單傳。

那女鬼跟我們說,後宮夜總會的地下二層很不簡單,除了防守嚴密之外,還在出口處立著一尊關公像,它曾經試著好幾次想要進入那里面找到自己的尸體還有關押著那幾個姐妹的地方,都是被那尊關公像給擋了回來,它要是想進去,必須要借助那個紙人才行。

隨後,那女鬼又道︰“那地方離著這里不是很遠,我先去那里等著你們,你們直接坐車過去吧。”

我應了一聲,便和二虎打了一輛車,朝後宮夜總會去了,至于那女鬼,我們就不知道它怎麼去了,估計它的速度應該比我們快。

很快,我們就坐上了一輛出租車,跟司機說了一聲後宮夜總會,司機便發動了車子。

我們兩人都坐在了後排,二虎顯得有些憂慮重重,他有些疑惑的問我道︰“小展,你覺得這事情是不是有些奇怪?”

我納悶道︰“你小子什麼意思?難不成現在就打了退堂鼓?”

二虎搖了搖頭,說道︰“哪能啊,我就是在想,既然當時老爺子看出來張曉月馬上就陷入一場劫難,而且很快就要死了,為什麼當時不極力阻止她,反倒是等她死了之後,讓他的鬼魂來找你?你說這事兒是不是很蹊蹺?”

我嘆息了一聲,突然想起了爺爺筆記上的記載的一段話,便道︰“二虎,你相信命中注定這回事兒嗎?”

“你什麼意思?”二虎看向了我。

我便跟他解釋道︰“爺爺給了我一本他的筆記,上面有這樣一段話;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為道者往往能夠堪破他人的命運,而無法改變什麼,若是強行替他人改變命運,便是逆天而為,其結果只能是適得其反,或者會讓事情變的更加嚴重,就連本身也會受到很大的牽連。”

二虎瞪著一雙牛眼看著我,好像不大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我便跟他解釋道︰“也就是說,這張曉月的命運是上天安排的,她本該就有此一劫,是任何人都不能改變的,爺爺當時如果非要管的話,可能會讓張曉月連鬼都做不成,甚至還會連累他自己,這樣你明白了嗎?”


下車之後,我們先是四處打量了一眼,這才發現在後宮夜總會門口停的全都是豪車,什麼奔馳寶馬都是下等貨色,甚至還有幾輛跑車停在了這夜總會的門口,我真是暗自慶幸,幸虧沒有騎著二虎的那輛破摩托車過來,到時候估計保安都不讓停在這里。

在門口尋了一圈,卻不見那女鬼的身影,突然間,就覺得身後一陣兒陰風拂過,我和二虎同時打了一個激靈,轉頭的功夫,就看到那女鬼出現在了我們的身後,而且離得還挺近,猛地一看到這女鬼慘白的臉,我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雖然現在我不怎麼怕她,卻還是有些抱怨的說道︰“我說妹子,你出現的時候能不能打聲招呼,這樣怪嚇人的。”

台北酒店經紀公司主要經營業務為夜總會及台北酒店小姐,飯局經紀,八大酒店兼職仲介與諮詢!台北舞廳消費,金錢豹舞廳消費,台中大帝國舞廳,台北地下舞廳,台中大帝國舞廳消費旗下小姐眾多,橫跨台北酒店業、台北舞廳工作、台南舞廳小姐、高雄八大行業,維一具有全方位經營之酒店經紀公司。


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各大酒店、夜總會皆有配合提供:便服酒店,禮服酒店,制服酒店,舞廳小姐兼職,酒店打工,酒店上班,酒店小姐薪水,酒店小姐PTT,男模會館,酒店小姐手挽,酒店小姐穿著教學LINE,TalkingBar各種管道,制度合理透明,是您來台北酒店兼職的最佳首選。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