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7


###第十九章 陰魂不散

現在天剛黑下來,睡覺未免有些太早,二虎這心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起來,先確定好了唯一一張床的歸屬。我也不想跟他爭,畢竟他是過來陪我守夜的,我再跟他搶,未免有些說不過去。

二虎看我答應的這麼痛快,便笑嘻嘻的說道︰“不錯,真是夠兄弟。”

說著,他不免又想起了剛才的事情,便好奇的問道︰“對了,小展,你爺爺究竟是干啥的?看這一身行頭,真不簡單,難道真是捉鬼的道士?”

我此刻正想著心事,懶洋洋的躺在太師椅上,听二虎這麼一問,我便說道︰“你問我,我還不知道問誰呢?我大學剛畢業,這幾天正忙著找工作呢,老爺子就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他三天之內必死,嚇的我趕緊就回來了,誰知道,爺爺第三天真的就去世了,非要讓我在這里守著他的鋪子過一年,你也知道,我跟老爺子不怎麼親密,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忙啥,連我爸都不知道,我又怎麼那麼多事情。”

二虎撇著大嘴,點頭道︰“看來老爺子還是個隱藏在民間的高手,不簡單啊,小時候我還真沒有看出來,我也有好幾年都沒有見到他了。”

又跟二虎閑扯了幾句,也沒扯出什麼頭緒來,我們倆在這兒呆了一下午,啥東西都沒吃,肚子倒是餓了起來,本來我想讓二虎出去買點兒東西,先填飽肚子再說,又害怕二虎在這里迷了路,找不回來,于是便讓二虎幫我照看著鋪子,我出去買點飯回來。

其實,我倒覺得無所謂,就這間鋪子,陰森森的,而且如此隱蔽,鬼到這里都能迷路,別說人了,估計也沒有人過來買東西,更不會有哪個不長眼的小偷進來偷東西,估計來了也能嚇個半死。

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此時正好八點半,便起身要出去,這剛站起身來,突然那兩扇黑漆木門發出“吱呀”一聲刺耳的聲響,竟然自己打開了,嚇了我一跳,頓時就愣在了那里。

一股陰冷的風從門口直接刮了進來,讓本來就有些陰寒的屋子變的更加的冷了,霎時間,我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二虎似乎也感覺到了異常,看向了那兩扇黑漆木門的方向,納悶道︰“奇了怪了……我剛才將門關的挺嚴實的,今天也沒風啊,怎麼門就自己開了呢?哎呀……不對兒,怎麼就這麼冷了呢?這明明是夏天!”

二虎正說著,便要朝門口走去,打算將那兩扇黑漆木門再關上。

我突然就意識到了哪里有些不對勁兒,便連忙叫住了他,緊張道︰“二虎,別過去,有危險!”

二虎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納悶道︰“你小子別神神叨叨的啊,這里一屋子紙人,還就咱們兩個,我不就是關個門嗎,能有什麼危險?”

說著,二虎便又要動身,我直接過去一把就扯住了二虎的胳膊,厲聲道︰“讓你不要亂動,你就別動!”

直覺告訴我,門口很危險,或許爺爺給我種下的陰種發揮了作用,這就是所謂的靈覺強大,我就是覺得門口不對勁兒,怕二虎會有什麼凶險。

二虎看我的臉色十分的肅然,便耐著性子與我一同朝門口看去,他的眼神十分的疑惑。

過了片刻,門口處又刮過來了一股子陰風,異常的陰冷,我身上的雞皮疙瘩頓時又起了一層,二虎也凍的一縮脖子,嘴里罵罵咧咧的說道︰“這天怎麼了?怎麼一下子變的這麼冷了呢?”

這是夏末時分,正是最熱的時候,這麼冷的風肯定不正常,驀然間,我突然打了一個激靈,想到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那個女鬼爬上了我家的窗戶,還想鑽進我的屋里來害我,被我用爺爺的那本《陰陽道經》給砸跑了,當時,便是這般模樣,空氣異常的陰冷,難不成那女鬼今天晚上又找到了這間小鋪子里來?這還真是陰魂不散,我白展做事堂堂正正,也沒有害過人,這女鬼為什麼老是糾纏著我不放?

如今有二虎在身邊,我的膽子就壯了許多,而且身邊正放著爺爺的那把寶劍,它今天若是敢害我,老子就跟那女鬼拼了。

我心里百轉千回,正想著這些事情,眼前突然這麼一晃,那女鬼突然就出現在了那兩扇黑漆木門的門口,雖然心中早有了準備,但是再次看到那女鬼的時候,我還是嚇的渾身一激靈,往後趔趄了兩步。

二虎看我這個樣子,連忙過去將我給扶住了,沒好氣的道︰“我說小展,你不想買飯就直說,別弄的這麼嚇人,大不了我去買就是了。”

我想二虎肯定沒有看到那女鬼,要不然絕對不是這種表現。

那女鬼披散著一頭長發,穿著一身碎花連衣裙,臉色慘白,嘴角還帶著血跡,突然抬起頭看了我一眼。

這女鬼雖然長的有幾分姿色,只是現在這個樣子太嚇人了,當即我便大聲喊道︰“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啊,我跟你說……我爺爺可是做道士的……你要是敢動我,下場一定很慘……讓你魂飛魄散!”

那女鬼一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又往前走了兩步,頓時一股陰冷襲來,屋子里就更加陰冷了。二虎吸溜了一下冷氣,也凍的渾身直哆嗦,他回頭看了一眼,估計是看不到那女鬼,因為他沒有我這樣的陰陽眼,不過看我的樣子真的不是裝出來的,也有些毛了,而且這突然變冷的溫度,也是最好的證明。

“小……小展……你可別嚇我?你看到了啥?我怎麼什麼都沒有看到?”二虎顫聲說道。

“有個女鬼……她來了……她要殺了我……”我顫聲回道。

“啥?有鬼……在哪兒呢?”二虎瞪大了牛眼,也看不到什麼東西,只有兩扇敞開著的木門微微的晃動著,發出“吱呀吱呀”嚇人的聲響。

而那女鬼竟然又邁開了步子,朝我們這邊走來。

###第二十章 見鬼之術

我怕極了,卻也不會嚇的束手待斃,正好那櫃台上放著那把爺爺留給我的那把黑劍,我一把就抄在了手中,指著那女鬼道︰“你快點兒滾開,要不然老子跟你拼了!”

說著,我便大著膽子往前走了一步,到了二虎的前面。這次我看得真切,當我的手觸踫到那黑劍的時候,劍身之上真的微微的閃現出了一道紅光,確是轉瞬即逝,那劍身之上血紅色符文微微抖動了一下,那女鬼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連忙後退了幾步,一直退到了門口的位置,還用一雙慘白的手遮住了臉,怯聲說道︰“白展,你快將那把劍收起來!我受不了那股子氣息,會讓我魂飛魄散的……”

我愣了一下,頓時就納悶了起來,它竟然叫了我的名字,但是我著他那張恐怖的臉卻很陌生,我很確定,我不認識它,但是它怎麼會知道的我的名字呢?

“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連忙問道,但是並沒有打算將那把劍收起來,既然這女鬼怕這把劍,那就好辦了,我便有恃無恐。一旦我收起了這把劍,這女鬼害我咋辦?我還沒有傻到像二虎那個地步。

“是你爺爺告訴我的……他讓我來找的你,也是他告訴我你的名字。”那女鬼站在門口,依舊不敢看我手中的劍。

“我爺爺?我爺爺不是已經死了嗎?”我自言自語的說著,但是仔細一想,也對,面前的這女人是個鬼,而我爺爺也死了,他現在肯定也是個鬼,他告訴它我的名字也算是正常,于是我又道︰“既然是我爺爺告訴你的,那你叫我爺爺出來,我跟他說話。”

“你爺爺已經魂歸地府了,你的名字是你爺爺生前告訴我的……快將那把劍收起來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那女鬼用央求的口氣說道。

二虎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門口,抱著膀子,凍的直打哆嗦,我能看出來,二虎看我的樣子肯定像是個神經病,因為他看不到哪女鬼,也听不到它的聲音,在他的眼里,我完全就是舉著一把劍在那自言自語。

“小展,你小子瘋了?自己在那念叨啥呢?真中邪了不成?”二虎一臉的茫然。

我沒有理他,依舊警惕的看向了門口的那個女鬼,將手中的劍慢慢的放了下來,但是並沒有將劍收起來,為了以防不測。

那女鬼這才將那張慘白的臉露了出來,怯生生的看著我,不敢再靠近半分。

“說吧,你來找我做什麼?還有,昨天晚上爬我家窗戶的那個鬼是不是你?差點兒將我嚇了個半死。”我有些生氣的說道。

那女鬼如實答道︰“昨天晚上是我去了你家里,想請你幫忙辦一件非常緊要的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了……我只有三天時間能夠在陽間逗留,昨天是第二天,我很怕這件事情辦不成,所以就冒昧的去了你家找你,結果被你趕了出來……”

三天時間!怎麼又是三天時間?我好像跟這個數字有緣似的,只要一踫到這個三天時間,保準就沒有什麼好事情,當下我又放松了一點兒警惕,說道︰“你說吧……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情,我爺爺為什麼要你來找我?”

這時候,一旁的二虎實在是受不了我了,推了我肩膀一把,大聲道︰“小展!你瘋了?你再不理我,我就拉著你去精神病醫院了。”

我看了一眼二虎,又看了一眼這女鬼,兩個都不讓我省心,腦子里突然一激靈,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記得爺爺的筆記當中,有一種能夠讓人看到鬼的辦法,好像是用牛眼淚再配上一片千年樟樹葉,就可以讓普通人見鬼。其實,這世上很多動物都可以看到髒東西,它們比人的感覺也強大的多,若是你哪天突然發現一只狗突然在半夜里莫名其妙的狂叫不止,而它身邊又沒有什麼人的話,那就說明它看到髒東西了,也就是所謂的鬼。與狗同樣有這個本事的,那就是牛了,而起牛的眼淚最為通徹,用它的眼淚能看到鬼,但是堅持不了太長時間,一到天亮就失效了。

我想爺爺既然記載了這門術法,那他的這間小鋪子里肯定會有牛眼淚和千年樟樹葉,于是提醒了那女鬼一聲道︰“你站在那里先不要動,等一會兒咱們再說,我先找點兒東西。”

那女鬼也沒有回應,不過臉色顯得有些著急,卻還是听話的站在了那里。

“小展,你倒是跟我說句話呀,你到底咋了?”二虎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你先別說話,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我估計跟二虎也解釋不清楚,一邊翻騰著那面前的那些櫃子,一邊跟二虎說道。

我記得下午的時候我翻東西的時候,好像看到了一些瓶瓶罐罐的東西,堆積在一起,這其中肯定會有牛眼淚。但是我忘記放在哪個抽屜里了,一連找了兩三個抽屜,才找到了那個裝著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抽屜,最終找到了一個小瓷瓶。那瓷瓶上面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了四個子“見鬼之術”,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牛眼淚,但是我卻看到了瓶子底下放著的兩片樹葉了,這樹葉我倒是認識,就是樟樹葉。

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就暫且試一試了,反正也死不了人,我拿出來了那個小東西,將那把黑劍放在了櫃台上,還看了一眼那女鬼,發現它站在那里沒動,才放下了心,對二虎道︰“二虎,你先閉上眼楮。”

“你干啥?”二虎驚道。

“讓你閉上你就閉上,甭那麼多廢話。”我有些火了。

二虎見我動怒,也只好听話了閉上了眼楮,我就用那片千年樟樹葉,按照爺爺筆記上的記載,在那片千年樟樹葉上滴了兩滴牛眼淚,涂抹勻了,然後分別放在二虎的眼皮上沾了一下,我看到的二虎的眼皮輕微抖動了一下,他道︰“什麼東西啊?涼颼颼的。”

###第二十一章 道家的術法

“涼颼颼的就對了,一會兒我讓你睜開眼楮你再睜開,听到了沒有?”我對二虎道。

二虎很听話的點了點頭,隨後我拍著他的肩膀,讓他轉過身來。

于是,我又道︰“二虎,你準備好了嗎?見證奇跡的時刻到了!”

“別扯淡,弄的跟春節晚會似的,你以為你是于謙啊?”二虎沒好氣的道。

我一愣,覺得二虎這話哪里有些不對勁兒,我說的這句話跟于謙有個毛關系?後來仔細一想,才明白過味兒來,感情這小子是說的劉謙。

這會兒,我也懶的跟他斗嘴,看了一眼門口處的那個女鬼,便對二虎道︰“好了,你睜開眼楮吧。”

緊接著,我就看到二虎的眼皮抖動了兩下,然後猛的一下睜開眼楮,當他睜開眼楮的那一剎那,二虎先是一愣,緊接著那表情精彩的我都無法用語言來描述,整張臉立刻就扭曲了起來,先是一聲慘叫,然後身子快速的往後退了兩步,後腦勺一下撞在了牆上,這一下撞的那叫一個結實,“砰”的一聲,估計我要是撞這麼一下,立刻就能暈過去,不過這小子腦殼兒硬,雖然撞的也悶哼了一聲,但是隨後他便沒個人腔似的瞎叫喚了起來︰“鬼啊……我的媽呀……鬼啊……救命啊……”

幸好我爺爺的這間鋪子是在罕無人跡的地方,要不然別人听到他的喊叫,肯定以為我們這里發生了凶殺案。

我拍了一下二虎的肩膀,示意他鎮定下來,安慰他道︰“二虎,別害怕,有哥在,別忘了我爺爺是個道士。”

二虎深深的喘息了幾口氣,稍微平靜了一些,不過我看著他腮幫子上的肉還是在一抖一抖的,雙腿也在不停的打顫,二虎跟我第一次見這女鬼的時候,表現的都差不多,我們倆這還算是膽子大的,我有切身的體會,當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腦子先是“嗡”的一身,然後身子就像是過了電一樣,都麻木了,險些就暈死過去,我相信,普通人若是見了鬼之後,肯定比我當時還要害怕,尿了褲子都是正常現象。

見喘著粗氣的二虎緊貼著牆壁,雙腿站的筆直,估計他這會兒恨不得有穿牆術,直接一腦門扎進牆里不出來。

不得不說,爺爺的“見鬼之術”果然是妙不可言,我這是第一次領略到了道家的術法,真的是非常的神奇。

“二虎,你看到了吧?剛才我便是跟這位姐姐在說話。”我對二虎道。

“這……這誰啊?”二虎瞪著一雙大眼,萬分恐懼的看著那女鬼道。

“我也不知道,就讓它自己過來說吧。”我將那把黑劍放在了櫃台之上,再次看向了那女鬼。

“那我現在可以說話了嗎?”那女鬼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見我嚇唬完了二虎,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過來吧……”我淡淡的回道。

緊接著,那女鬼一轉身,隨意的那麼一揮手,一股陰風拂過,地上起了一團小小的黑色旋風,朝著那兩扇木門卷了過去,隨著一聲刺耳的“吱呀”聲響,那兩扇木門又給重新合上了。

接下來,更加恐怖的一幕在我眼皮子底下發生了,那女鬼的雙腿未動,腳尖也離開了地面,從門口處一路飄了過來。

本來二虎還不太確定眼前這個女人是鬼,只是覺得她現在模樣有些嚇人,但是看到它腳不沾地,直接飄了過來,頓時相信它是女鬼無疑,還是覺得無法接受,張嘴便是一生慘嚎,大聲道︰“你別過來……你別來啊……你再過來我打110報警了啊……”

一邊說著,這二貨兒還真的將手機從兜里摸了出來,只是手抖的太厲害了,一下沒有拿捏住,手機直接掉在了地上,連電池都摔了出來。

一看手機摔成了這個樣子,二虎當時就嚇的有點兒想哭了,這時候,那女鬼也識趣,便停在了半途之中,站在了屋子中間,離著我還有三四米的距離,就站在那群紙人紙馬的中間,更加顯得陰氣森森。

“這樣也好……你那邊的浩然之氣太濃了……對我現在的樣子很不好,我也不敢靠你太近,那咱們就在這里說吧。”那女鬼淡淡的說道。

我不知道這女鬼所說的浩然之氣是什麼東西,有可能是我手中過大這把黑劍,也有可能是櫃子里,我爺爺留給我的那些東西,昨天晚上,我用那本《陰陽道經》都能將它嚇退,這麼多寶貝就在我身邊,難免它不會害怕。

只是它現在離著我這般近,屋子的溫度好像又陰冷了許多,一會兒的功夫,我渾身上下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牙齒都有些打顫了,感覺一下子就到了冬天,而且還是寒冬臘月,而我此時身上還穿著一身夏天的短袖。

“好冷啊……你能離著我們遠一點兒嗎?你到底是怎麼死的?難道是凍死的不成?”我一口氣問道。

“不是的,我是被人殺死的……”那女鬼回道。

真的是太冷了,我有些扛不住,便吩咐嚇傻了的二虎道︰“二虎,你去那間屋里拿兩床棉被過來,咱們先披上再說。”

二虎愣了一下,又轉頭看了一眼那女鬼,便顫聲道︰“不……不,我不去……那屋子里太黑……”

“那行,你跟這位姐姐先聊著,我去拿棉被。”我又道。

這下二虎更是將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猶豫了一下,才苦著臉道︰“那好吧……我……我去拿棉被……”

說罷,二虎便貼著牆壁,一點兒一點兒的挪到了爺爺睡覺的那間屋子,從櫃子里摸出了兩床棉被,跑著就抱了出來,直接扔在了我身上,差點兒將我砸翻在地。

我瞪了二虎一眼,也沒有怨怪他,便讓他到櫃台前坐著,我真怕這小子嚇破了膽,我便直接提著那把黑劍,從櫃台一側繞了過去,坐在了那張被二虎先前砍斷的椅背上,還披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被,這才稍微緩和了過來。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酷讀網微信︰kdwweixin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