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2


###第四章 陰種

“多余的話,爺爺也不必跟你多說,你以後會慢慢明白的,爺爺只能告訴你,我給你媽下的藥是一種特殊的草藥,總之,是能夠讓你開天眼,看見鬼的一種草藥,還能夠讓你的靈覺變的異常強大,感受到別人感受不到的東西,這乃是爺爺的師父傳授給爺爺的道門秘術。自打你在娘胎里起,便被爺爺種下了這種陰種,可是後來還是被你爹知道了,所以從那以後,你爹就恨上了爺爺,爺爺也不怪他,當初你爹不能走這條路,爺爺也只能讓你背上了咱們白家的擔子,爺爺也是迫不得已,要是你不能繼承下來爺爺的這些東西,那這座城就亂了,就沒了規矩,所以,你小子也不要生爺爺的氣,等過上一段時間,你就知道爺爺為什麼會這樣做了。”

爺爺在那說的滔滔不絕,我卻是听得雲里霧里,摸不著頭腦,擺了擺手,說道︰“等等……等等……爺爺,你腦子犯糊涂了吧?你這都是說的什麼跟什麼呀,還開天眼……見鬼,我長這麼大,啥時候見過鬼啊?更別說什麼靈覺強大了,對了……這靈覺是啥?”

爺爺便打住了話頭,不再言語了,旋即站起了身,走到桌子旁,給我倒了一杯熱茶,遞了過來,我這會兒正好口渴,想都沒想,便接過了爺爺手中的茶杯,一口氣喝干了,這茶都到了嗓子眼,我才覺得有些不對頭,這味道兒好像有些怪怪的,還有些苦澀,還略帶一絲血腥味兒,根本就不是茶水。可是這會兒已經咽進了肚子,後悔都晚了,不過這杯像是有些變質了茶水確實解渴,我就沒有多說什麼,將喝空了茶杯隨手放在了一旁。

這時候,爺爺又走到了那個大櫃子旁邊,從下面的抽屜里翻騰了一會兒,從里面拿出來了一塊黑布包裹,又重新走了回來,坐在了那張太師椅上,小心翼翼的將那黑布包裹給打開了,里面竟然是包著一本書和一個很老款塑料封皮的筆記本。那本書看上去有些年頭了,因為我看到那封皮都磨損的相當厲害了,上面有幾個模模糊糊的繁體字,也看不清寫的是啥。爺爺看上去非常珍愛這本書,用一只像老樹枝一樣的手摩挲了那本書片刻,才將那本書和那本老式的塑料筆記本遞給了我,說道︰“拿著吧,這是爺爺送給你的。”

“這是什麼?”我好奇道。

“一本是爺爺的師父留下來的老書,以後你肯定能用的上,一本是爺爺多年來積累下來的經驗,你有空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爺爺淡淡的說道。

我接過了那本書和爺爺的筆記本,先是將那本書胡亂的看了幾眼,發現那書中的字也是繁體字,而且好像還是手抄本,都是用毛筆寫的,而且還是豎行,時不時的還有幾張插圖。一時間也看不懂寫的啥,我就收了起來,心中依舊是滿腹狐疑。突然間我感覺到爺爺更加神秘了起來,不禁又問道︰“爺爺,我怎麼沒听說過您老人家還有師父,您師父不會是扎紙人扎花圈的手藝人吧?還有,您剛才說我能見鬼的事情,這也太離譜了吧?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您老人家還神神叨叨的。”

爺爺也不跟我解釋什麼,他的話本來就少,今天跟我說的,恐怕是這二十年來最多的一次。

“小展,爺爺給你種下陰種之後,只是給你造就了這種體質,你現在好比就是一根放了多年的蠟燭,而你剛才喝下的那口還陰湯,才能夠將你這根蠟燭徹底點燃。等蠟燭燃盡了之後,你隱藏在身體里多年的靈覺就會被釋放出來,至于天眼,那只是小兒科,只是你靈覺強大的附帶品罷了,至于以後到底會怎樣,你會慢慢的感覺到,爺爺就不多說了。”爺爺有些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不由得又是一驚,怪不得剛才我覺得那碗茶水的味道兒很怪,原來爺爺根本給我喝的不是茶水,合著是給我下了套!哪有這樣的爺爺,連親孫子都算計?

不過,此時的我依舊是茫然,感覺爺爺說的這些事情離我太過遙遠,完全就像是在听天書一般,只是愣愣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心里只是想著,這老頭今天是怎麼了?竟說一些奇奇怪怪不著邊的話,或許是年紀大了,這腦袋有些不太靈光,要不然怎麼會騙我從那麼老遠的地方回來,還說自己三天之內就要死了,他現在看起來特精神,估計再活個二三十年都沒啥大問題。

爺爺自然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們爺倆沉默了一會兒,爺爺突然又道︰“小展,還有一件事情,爺爺必須要給你交代一下,爺爺走了之後,這間鋪子就交給你了。不管怎樣,你必須在這里呆夠一年,一年之後,你再決定去留,那時候你想干什麼都行,但是這一年之內,除了該辦的事情之外,你必須都要在鋪子里呆著,听到了沒有?”

一听他說起這個,我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一堂堂大學生吧?好好的工作不找,才二十來歲的年紀,卻要到他這花圈鋪賣花圈,這間鋪子賺錢也就罷了,關鍵是許久都不來一單生意,自打我記事兒以來,每次到爺爺的這間小鋪子里都不曾踫到過爺爺做過一單生意,哪怕是賣出去一把紙錢也沒有,關鍵是這地方還偏僻,說句不好听的,鬼走到這里都有可能迷路,誰還能找到這地方來?

這老爺子是想讓我活活餓死在這里的節奏。

還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考慮,我這二十郎當歲的年紀,還沒有女朋友,要是死守在這小花圈鋪子里,人家一听我是干這個的,估計直接掉頭就走。

我心想,老爺子啊,你掐斷了我偉大的理想抱負也就算了,那麼不能讓咱們老白家絕後啊!咱們老白家三代單傳,可就您孫子這一根獨苗苗,您就忍心讓您孫子打光棍不成?

###第五章 爺爺的筆記

想雖這樣想,我卻不敢這麼說,沉吟了片刻,便道︰“爺爺……您最近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要不我帶您去醫院查查吧?我看您老人家身體好的很,您就別嚇唬孫子了,我這才剛畢業,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去辦,忙得焦頭爛額,您要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我忙完這一段時間再來看您。”

爺爺再次用深邃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半晌兒沒有言語,深吸了一口氣才道︰“小展啊,爺爺知道一下讓你接受這麼多與你觀念相悖的事情,你肯定不會相信,但是你一定要記住爺爺剛才跟你說的話,等你以後就明白了。”

頓了一下,爺爺突然又躺回了太師椅上,如釋重負的說道︰“好了,爺爺該說的都給你說了,等明天你和你爸爸來一趟吧,明天晚上你就可以在這里呆著了,你回去吧。”

爺爺閉上了眼楮,像是睡著了一樣,看樣子是打算不再理我了。

我應了一聲,背上了自己的包,跟爺爺又知會了一聲,爺爺也沒有理我。暈暈乎乎的,我走出了爺爺的這間小鋪子,當我的目光再次掃向過道兩旁的那些紙人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它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我,一個個還對著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笑容跟我在昨天晚上做夢的時候夢到的一模一樣,心里頓時升騰起了一股陰寒之感,莫名的讓我心跳加快,我趕緊快走了幾步,逃也似的奔出了爺爺的這間小鋪子。

或許是爺爺的那間鋪子太過陰冷的緣故,等我走出了很遠,感覺身上還一直冷冰冰的,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在烈日之下,一點兒都不覺得熱。

一路之上,我都在想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大好青年,爺爺的那些話我是一點兒都不相信的,又是什麼陰陽眼,又是什麼陰種的,像是靈異小說里的事情,跟我好像一點兒都不沾邊。可是爺爺看起來又很正常,腦子也很清醒,不像是生病的樣子,這不得不讓我產生了一絲疑慮,難不成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還是覺得有些無法接受。

懷著滿腦子的思緒,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到家的。此時已是傍晚時分,爸媽早就下班了,一看到我回來了,都是又驚又喜,問我不是正在找工作嗎,怎麼這時候突然就回來了?

我自然不敢說是爺爺打電話叫我回來的,更不敢對老爸說我到爺爺那里,要不然老爺子肯定會不高興,他們爺倆一直不對付,只是推脫說想在家里歇幾天,過兩天再回去找工作。

爸媽也都沒說什麼,很高興的樣子,各自就忙活了起來,買菜的買菜,做飯的做飯。我則像個大少爺一樣一屁股坐在了沙發里,打開了電視,不斷的用遙控器換著頻道,腦子里還是不自覺的會想到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兒,電視里演的什麼,我是一點兒都沒往腦子里去。

吃過了晚飯之後,在外面溜達了一圈,我早早的便躺在了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覺。突然間就想到了爺爺給我的那本破書和筆記本,于是我便從包里翻了出來,躺在床上翻看。我先看的是那本用繁體字書寫的破書,封皮上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我辨認了半天,才認出了那幾個字,好像寫的是《陰陽道經》。

懷著滿心的好奇,我便胡亂翻看了起來,一打開這本書,我的腦袋頓時就大了,上面的繁體字也就罷了,關鍵還都是文言文,尖酸晦澀難以理解,上面還加上了大量用毛筆畫的圖,大多都是各種符€€還有咒語,這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本天書,根本就看不明白,翻看了半天,我也沒有找到什麼頭緒。

隨後我又拿出了爺爺的那本塑料封皮的筆記本,那筆記本應該也是八十年代的產物,估計比我的年歲都大上不少,封皮上還有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應該是當年的明星了。說實話,我是看不出來這女人哪里長的好看,真搞不清楚,爺爺這麼嚴肅的一個人,怎麼會用這樣一個花哨的筆記本,這口味還真不是一般的重。

當我打開爺爺的這本筆記的時候,我的眼楮不由得就瞪大了,爺爺的筆跡剛勁有力,字字遒勁,就像是他的人一般。

但是爺爺用筆記記錄下面的那些事情,卻深深的吸引了我,這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本光怪陸離的神話小說,記載的都是哪一年哪一日發生的離奇古怪的事情,描述的十分詳盡,各種鬼怪妖魔,讓人眼花繚亂,心驚不已。

我深深的被爺爺的這本筆記給吸引住了,本來還暈乎乎的腦袋,頓時變的倍兒精神,就像是看神話小說一般,竟有些愛不釋手,這一看上去,也忘記了時間,到最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即便是睡著了,我的夢境當中也全都是各種古怪離奇的事情,一會兒夢到有人在背後拿著刀追殺我,一會兒又夢到被鬼纏身,甚至還夢到了爺爺屋子里的那些紙人都活了起來,它們都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將我圍在了中間,不停的繞著圈子,每一個紙人的嘴角都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它們不停的叫著我的名字……小展……小展……

最後的時候,我又夢到了爺爺,他還是那副不苟言笑的面容,就站在煙霧繚繞的地方,用一雙眼楮死死的盯著我,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個字,他的眼神頗有些耐人尋味,像是有些憂慮,又像是有難過,最後搖了搖頭,轉身走進了煙霧之中,只留下了一個背影。

看到爺爺離我而去,不知怎的,我心中就特別害怕,大喊著︰“爺爺……爺爺……”便推開了那些恐怖的紙人朝著他追了過去,可是爺爺卻離著我越來越遠。

###第六章 你怎麼不早說!

我心中愈加的恐慌,越是想快些追到爺爺,爺爺離著我的距離就越遠。煙霧翻滾之中,他的身影越來越模糊,我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撕扯著,特別的痛,心底漫過一陣兒無法言喻的憂傷,眼淚就滾落了下來,只想著不顧一切的要追上爺爺,不要他離開我,可是無論我怎麼努力好掙扎,爺爺的身影最終還是消失不見了。

那些紙人又追了上來,將我圍在了圓圈之中,穿著花花綠綠的衣裳,一個個全都是慘白的臉,它們在呼喚著我的名字︰“小展……小展……”

“咚咚咚……”一陣兒急促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圍在身邊的紙人不見了,那些翻滾的白霧也突然消失。

驀然間,我睜開了眼楮,看向了頭頂的天花板,這時候,我才感覺到枕頭濕了一大片,我竟然哭了。

這個夢境真的好真實,我竟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般的心痛和難過,這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就算是夢醒了,那種痛還在隱隱的發作,讓我不能自持。

敲門聲還在繼續著,一聲比一聲強烈,我擦了一把眼角的淚痕,胡亂摸了一把臉,暈暈乎乎的站起了身,將門給打開了。

這一開門,就看到爸媽兩人站在門口,還保持著敲門的動作,臉上都是一臉的擔憂之色。

“你在屋里干什麼呢?我和你媽敲門敲了最少有半個小時,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老爸略帶責備的說道。

我回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顯示的是十二點兒整,自己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我這一覺睡這麼久了。于是,我伸手撓了撓頭,撒了一個謊道︰“可能是最近幾天找工作特別累吧,每天都要跑很遠的路,一時半會兒沒歇過來,就起晚了。”

“哎呀……孩子累了,多睡一會兒也沒什麼的,你就不要說他了。”老媽還是心疼兒子,勸說了老爸幾句,便招呼我趕緊洗刷一下,準備吃飯。

腦子疼的厲害,不知道是因為昨天睡的晚的緣故,還是因為那場噩夢,導致我現在的精神有些恍惚。

迷迷瞪瞪的洗刷完之後,就跟老爸老媽圍在了圓桌旁吃飯,這一頓飯我也是吃的心不在焉的,那種難過的情愫在心中總是一晃一晃的,到嘴里的東西也味同嚼蠟。

腦子里總是在想我為什麼會做這樣一個奇怪的夢?還有爺爺昨天跟我說的那些事情,他說他給我種下了陰種,還說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話,但是最為讓我糾結的是,爺爺說的那三天的時間,而今天正好是最後一天!

本來對于爺爺說的這些事情我是一點兒都不信的,但是看了爺爺的筆記和那本破書之後,我的意念動搖了。爺爺筆記中記載的那些故事絕不可能是他自己編造出來的,那上面甚至是哪一年哪一日發生的事情都寫的十分清楚,還標明的是動用的什麼術法,擺下的什麼大陣,並且還在一旁用很長的文字注釋上那些術法如何修煉,大陣如何布置,昨天自己並沒有仔細看那些注釋的文字,因為太過深奧晦澀。

但是那筆記上的故事可以杜撰,而那些術法和陣法則不是一般人能夠知道的,盡管自己再不懂,也簡單的知道一些八卦和九宮,生死八門之類的,什麼開門、休門、生門、傷門……這些比較基礎的東西,自己上學那會兒,研究過一陣兒易經,由于看不太懂,最後就放下了,可是爺爺留給自己的那本破書和筆記好像比那本易經要難的太多。

這一頓飯,我腦子里全都在想這些事情,期間,爸媽叫了我好幾次,我都沒有听到,最終,老爸有些火了,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發出“啪”的一聲響動,我還嚇了一跳,看向了老爸。

“小展,你今天怎麼回事兒,為什麼總是心不在焉的,你就不怕將飯吃到鼻孔里?”老爸有些不悅的說道。

我看向了老爸,足足看了好一會兒,看的老爸都有些慌神了,我才說道︰“爸……昨天……昨天下午我去爺爺那里了。”

終于沒有忍住,我還是將此事告訴了老爸,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必須要跟老爸知會一聲,我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兒。

當我說出去這句話之後,爸媽同時都愣住了,老爸的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好像陰雲密布的天空,隨時都要落下雨來,而老媽的反應更直接,手一抖,筷子就落在了地上,臉上現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

我料想到他們會不高興,可沒想到他們的反應會如此強烈,一時間也有些慌神了,就那般直勾勾的看著他們,就像是等待著審判的罪犯。

氣氛一下子變的緊張而沉默了下來,我們一家三口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著。

過了好一會兒,老爸才陰沉沉的問道︰“你去你爺爺那里做什麼?是你自己想去的,還是你爺爺叫你去的。”

我不想再隱瞞什麼了,直接答道︰“爺爺給了打了一個電話,讓我過去的,還跟我說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他……他還說今天他就要死了,讓我們下午過去一趟……”

我怯生生的回道。

沒成想我說完這句話,老媽的手一抖,又將碗給打翻了,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她突然站起身來,神色顯得極為慌張,眼楮里迅速蒙上了一層水霧,一句話都沒有說,捂著嘴就跑到了臥室里去。

老爸听聞此言,“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怒聲說道︰“你怎麼不早說!”

說罷,老爸二話不說,直奔門口,連鞋子都沒有換,就出了門,我一看形勢不對,心中更加的惶恐不安起來,緊隨在老爸的身後,也一並出了屋子。

老爸到了樓下,很快將摩托車發動了起來,而我此時也到了他的身邊。

“還等什麼,快點上來!”老爸一臉怒相的催促道。

我覺得我此時看起來一定像個傻子,連不迭就爬上了老爸的摩托車,他一轟油門,飛一般朝著爺爺的那間鋪子的方向駛去。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酷讀網微信︰kdwweixin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