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酒店、長安東路禮服酒店、鴻海酒店領檯

來源︰潘幸知(ID:sharpshow)文/甦金剛 幸知說 這是一個第三者的故事。鴻海故事的主角是一個酒店女孩。女孩選擇了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已婚男人,願意為了“愛情”背負所有。她為他打胎、她把親密照發給男人的妻子……她以為自己“除了愛,別無所求”,但這份愛,卻讓她陷入無盡的孤獨。她想放棄卻有做不到,想堅持卻又覺得委屈。 她的“愛情”背後,蘊藏著什麼樣的真相?領檯女孩第一次來見我的時候,妝容精致,但目光黯然。她坐在我對面,說了這麼一個場景︰“有一回,男人帶了他的女兒一起來找我吃飯。三個人聊得挺愉快,但中途男人的妻子因為路過附近,居然也來了。男人解釋說,我是他的客戶。他酒店的妻子倒沒有任何懷疑。他和他的妻女並排而坐,我坐在他們一家人的對面,看著他給他的妻子夾菜遞紙巾時,我心里頓時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多余。我孤身一人在他們的世界之外,跟這個男人的距離是那麼遙遠。那一瞬間,真是一眼望不到頭的淒涼。”我說︰“听起來,你那一刻特別孤獨。”

她沒有回答,眼神游離,輕蔑地笑了笑︰“我以為他很愛我,我真的覺得他很愛我。不過,是在這次見他妻子之前。”“你的意思是,你現在不再確定他對你的愛了?”她嘆了口氣︰“是的,我不確定了。我突然意識到,他不會離開他的妻女。”“你似乎用了很大的力,但那一刻,你卻依然感到無能為力? ”我試圖去體會她的嘆息。她怔怔地看著窗外。

過了一會,她轉向我︰“我曾懷過他的孩子,我去做人流的時候,它都已經有了心跳。我像電視劇里的第三者一樣,傻到奢望可以和他建立新的家庭。但其實無數個失眠的夜晚,我都在壓抑著自己不去破壞他的家庭。”她說這些的時候,那種心如死灰的絕望,透過她嬌小的身軀朝我蔓延過來。我也忍不住輕輕呼了口氣,感受到這絕望下面壓著的巨大的委屈感。委屈絕望,心灰意冷,好想棄他而逃我問︰“為什麼是他?”“他很疼我,會給我吹頭發,系鞋帶。我隨口一說的事情,他也會幫我辦到。”“酒店女生們夢想的那種溫暖大叔?”“嗯,是吧。他的確很受歡迎。女孩都很容易喜歡他的。”所以,你算是打敗了很多女孩,贏得了他的芳心?“可能我對他夠好吧,我不要求名分,不在乎自己默默忍受在這個位置上的各種壓力和孤獨。”“

可你真的不想要求麼?你看見他的家庭時那麼落寞,不正是因為內心的期待破碎了麼?”太委屈/還愛著你/你卻把別人擁在懷里/不能再這樣下去/穿過愛的暴風/寧願清醒忍痛地放棄你/也不在愛的夢中委屈自己……陶子的歌唱出了故事的結局,當你感到太委屈,你就會忍痛放棄關系。什麼是委屈?委屈就是被過度要求。這種“過大的要求”,在愛情里就呈現為,愛失衡。

簡單說就是︰我要付出比你更多的愛,我才能得到你的愛。而當男人不能付出相應的回報時,這個失衡就會讓女生有“付出感”。過度的付出感就產生了委屈,而無限期等待回報,就產生了絕望。為了得到他的愛,你給的越來越多。你所謂的酒店付出,像一種誘餌。等待回報的心情,也就日益急切。你不斷要,不斷輸,輸到自己想逃了。就像一環扣一環的鎖鏈,將你自己牢牢鎖進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愛情之戰。女孩心中無數次翻騰著逃跑模式,放棄吧,離開吧。但終究被更強烈的戀戰模式所取代。僅有的一點兒理智,也敗給了更大的欲望。不甘失去,心存僥幸,戰死沙場她第二次來到我這里,外面下著雨,她的頭發上鋪著一層薄薄的雨霧。依舊是精致的妝容,得體的套裝。但這次,眼楮里似乎有了些光。她給我講了另外一個場景︰“那天他在我家,喝多了,我鬼使神差地偷偷打開他手機,把我和他的親密照發給了他妻子。第二天他醒來,我如實告訴了他。原以為他會大發雷霆,我也做好了我倆就此完蛋的準備。

沒想到,他特別平靜地看著我,只是說了一句,我知道你是太想和我在一起了。我當時心里特別感動,覺得他真的是對我好的。也許離開他,我再遇不到自己這麼滿意的男人了。”我說︰“你好像又重新確定了他對你的情感。這讓你又有了繼續下去的力量?”她向後靠了靠,有些松了一口氣的感覺︰“不想就這麼結束,也許等到有一天我真的累到走不下去了,或者他不再疼愛我了。

到那時,再說吧。”“似乎你有很多的不甘心,還有對未來的僥幸。”“就算是吧。我投入了太多,我知道我這是不懂及時止損,也知道注定要分離的。”“嗯,你什麼都很清楚。你只是不想睜開眼楮看世界。”作者簡介︰甦金剛,鴻海心理講師。半吊子修行者,曾在互聯網/媒體/藝術圈打醬油。出版書籍《尋禪》。後誤入心理圈,一發不可收拾,願將精神分析用于生活,探索自己,探索眾生。擁有自己的個人公眾號︰甦金剛。微信搜索“潘幸知”或 sharpshow 免費獲取文章,學習女性情感自立,探求婚姻幸福的秘密。

台北市東區、信義區便服店、中山區禮服店家高薪應徵優質酒店小姐、找飯局、公關小姐、女服務生、領檯、兼差、消費、兼職、正職均可、免經驗、供住宿、長短期皆可、寒假暑假學生酒店、打工,可日領,歡迎試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