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尊爵酒店經紀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03|回復: 0
收起左側

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3

01_avatar_big

管理員

online_admin 發表於 2018-6-19 13:05: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312 / 作者:admin / 文章子ID:118

###第七章 晃動的太師椅

一路之上,爸爸將摩托車開的飛馳電掣,呼呼的風聲從我耳邊呼嘯而過,雖然在市區,他的速度依舊很快,甚至還闖了兩個紅燈,有個交警示意爸爸將車停下來,他也好像是沒有看見,反而將車速又加快了幾分,我緊貼著爸爸的肩膀,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子在輕微的顫栗,我想他應該是哭了,但是我卻看不到他的臉。

一路飛馳了半個小時左右,我們兩人終于到了爺爺的花圈鋪。

爸爸將車子停了下來,連鑰匙都沒有來記得拔下來,就直接跳下了車,他站在門口停留了片刻,眼楮朝那張黑漆木門上看了一眼,他看的是那張寫著白記花圈鋪的小牌子。

他的身影背對著我,他的身子依舊在輕微的發抖,我能夠明顯的感覺到。

緊接著,我也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直覺告訴我,事情一定非常嚴重。

我再次想起了爺爺跟我說的那句話,還有三天的時間,而今天就是第三天的下午,難道爺爺真的不在了?

一想到這里,我的心就一晃一晃的,身子也像爸爸一樣,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一時間,我站在爺爺的花圈鋪門口,一股恐懼的情愫蔓延到了全身,突然有一種想要逃離開這里的沖動。

只是片刻,爸爸就從那張寫著白記花圈鋪的小牌子上收回了目光,一把將那扇破舊的黑漆木門推開了。

門根本沒有上鎖,也沒有從里面反鎖,好像是故意等著我們來似的。

爸爸站在門口還是有些遲疑,身子抖的更厲害了,我也緩步走到了他的身後,朝這間黑漆漆的小鋪子里看了一眼。

還是跟我昨天來的時候一樣,屋子里有很多的紙人紙馬和一應喪葬用品,唯一不同的是,好像那些紙人有了些變化。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那些紙人的眼楮是朝著里面看的,這次卻是一致對外,那一張張蒼白的臉和漆黑的眼楮直勾勾的看向了我和爸爸,再加上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屋子里灌了出來,本來就輕微有些發抖的我們,全都禁不住打了一個冷戰。

又停留了片刻,爸爸開始移動了腳步,緩緩朝里面走去,我就緊跟在他的後面。

穿過了那些紙人紙馬,面前是一個很大的櫃台,爸爸的腳步便開始變的很慢很慢了,他突然開口喊了一聲︰“爸……你在嗎?”

一開口,爸爸的嗓子已經嘶啞了,明顯的帶著顫音。

沒有回應,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靜。

我看到爸爸的肩膀聳動了一下,再次邁開了腳步,朝那個老式的櫃台走了過去,這一刻,我已經非常緊張了,昨天我來的時候,爺爺就在那櫃台的後面,躺在一張太師椅上。

這次也一樣。

等我和爸爸繞過了櫃台之後,緊接著就看到了躺在太師椅上的爺爺,他緊閉著雙目,神態十分安詳,仰面躺在上面。

上次來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我覺得他還是睡著了,因為昨天我喊了他幾聲,他也沒有听到。

“爸……我和小展來看你了……”爸爸說著,顫抖著雙手,輕觸了一下爺爺的面頰,緊接著又縮了回來。我知道,爺爺的臉一定很冷,因為我上次摸的時候也一樣。

爸爸的身子抖的更厲害了,他不死心的將手放在了爺爺的鼻子下面,片刻之後,身子一抖,好像全身的力氣都被掏空了一般,險些就要暈倒,要不是我在後面扶著,他肯定就摔在地上了。

“爸……我爺爺他……”我顫聲問道。

“你爺爺走了……小展,快給你爺爺磕頭!”爸爸好像在壓抑著什麼,有些哽咽的說道,我看到爸爸的眼淚無聲無息的滾落了下來。

這一刻,我的心很痛,腦子里“嗡”的一聲,一片空白。但是很快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個夢。我被一群紙人圍著,一片煙霧繚繞的地方,爺爺出現了,他就那般用一種心疼和放心不下的眼神看著我,始終沒有說一句話,然後,他轉身走了,走向了煙霧繚繞的未知處。

我拼命的追著他的腳步,他卻越走越遠,當時的我很難過,就如我現在一般。

我終于知道,我當時為什麼會難過了,因為爺爺真的離開了我,昨天晚上他進入了我的夢境,在跟我告別,是在看我最後一眼。

現在我身處在爺爺的這間花圈鋪里,就像是昨天晚上的夢境一樣,同樣漆黑的兼職,同樣有一圈的紙人環繞著我,所以才會感覺如此真實。一時間,我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夢中,還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小展,快給你爺爺磕頭!”爸爸再次提醒了我一聲,讓我從那種恍惚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我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讓我現在給爺爺磕頭,但我還是照做了,我跪在地上,看著躺在太師椅上的爺爺,眼淚不自覺的就滾落了下來。

也說不上為什麼,我和爺爺的感情一點兒都不深,甚至有些淡漠,但是當爺爺走了,我的心中還是會彌漫起一股揮散不去的悲傷。

伴隨著大顆大顆的眼淚掉落下來,砸在地面之上,我給爺爺磕了三個重重的響頭,擲地有聲。

等我磕完了頭之後,再次去看爺爺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就發生了,爺爺的坐著的那個太師椅竟然輕輕的晃動了起來,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響,屋子里沒有窗戶,屋門也是半掩著的,我沒有感覺到有一絲風吹到屋里來,而且我和爸爸都離著爺爺的太師椅很遠,那太師椅怎麼自己就動了起來呢?

這一刻,恐懼蓋過了悲傷,我嚇的愣在那里,一動不敢動。

而爸爸面對這般詭異的情形,卻一點兒都沒有害怕的意思,他突然跪在了我的身邊,給爺爺十分鄭重的磕了一個響頭,顫聲說道︰“老爺子,您看到了吧?我讓小展給您磕頭了,我答應你了!雖然現在有些晚了,但是兒子希望您老人家原諒兒子之前的不孝,兒子也是為了您孫子好啊……”

###第八章 古怪的葬禮

爸爸說的這些話,讓我有些雲里霧里,他究竟答應了爺爺什麼?為什麼說是為了我好呢?

看著晃動的太師椅,我也說不出現在是怎樣一種心情,只是愣愣的跪在那里,一言不發。

可是當我站起身來的時候,又看到令我難以置信的一幕,我記得我來的時候,看到的爺爺的臉上是沒有一絲表情的,可是這次,我卻看到了他的嘴角掛著一絲微微的笑意,是那種欣慰的笑。

看到他的這個笑容,我這次並沒有感覺到多麼害怕,到現在,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爺爺就這樣離開了我們的事實。

爺爺的葬禮很簡單,就在我們這個老城的殯儀館舉行。

一開始的時候,來的人並不多,因為爺爺就我爸爸這麼一個兒子,爺爺也沒有兄弟姐妹,更談不上有什麼朋友,起碼我打記事起,爺爺就是獨來獨往,奶奶死的又早,在我沒出生之前就走了。

之所以說是一開始的時候來的人很少,只是我以為會很少,可是後來,就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在追悼會快要結束的時候,陸陸續續又來了一大批人,而這些人不光我不認識,我爸也一個都不認識。

但是人家是來祭奠我爺爺的,總不能將人家攆出去,爸爸雖然十分疑惑,對人家也十分客氣。

這些人一個個都非常奇怪,可謂是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

我看到有穿著中山裝的一批人,胸前都帶著小白花,神色都十分恭謹,大約有二十幾個,排成了一排,走到了我爺爺的遺體旁,深深的鞠了幾個躬。這一批穿著中山裝的人里面有一個老者,看起來十分威嚴,濃眉大眼,國字臉,一臉的英氣,身上有一股很大的氣場,讓人生出敬畏之感,年紀看上去有個五六十歲。他從那群穿著中山裝的黑衣人中走出來,徑直走到了爺爺的遺體旁,臉色顯得十分哀傷,還湊在爺爺的近前小聲說了幾句話,至于是說的什麼,我是一個字都沒有听到。

那中山裝的老者隨後又走了回去,路過我的時候,還在我面前停留了一下,伸出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頗有深意的說道︰“白家的擔子,估計以後就落在你身上了,小伙子,我相信你能挑起來。”

說罷,那老者就帶著那一群穿著中山裝的走出了殯儀館。我發現,那些穿著中山裝的人,全都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十分復雜,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這都什麼跟什麼?白家的擔子?這穿著中山裝的老者是誰?為什麼會跟我說這樣奇怪的話?

我一頭的霧水,看著那些黑衣人的背影,已經剛才他們行事的作風,感覺他們有些像是國家的公職人員,可是這樣一群人,為什麼會來參加爺爺的葬禮?還一個個顯得如此恭謹。

接下來出現的一撥人,更是讓我大跌眼鏡,要說那些穿著中山裝的人奇怪的話,後面來的這些人就奇怪有些離譜了。緊接著來的這些人竟然都是一些和尚和道士,都穿著僧袍和道袍,一個個看著年紀都挺大的,在這群和尚和道士的身後,還跟著一群年輕的小道士和和尚,全都走上前來,對著爺爺的遺體鞠躬行禮。

我呆住了,爸爸也有些晃神兒,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更不知道怎麼招呼這群出家人。

這些出家人行禮之後,比那些穿著中山裝的黑衣人還要奇怪,他們也都看向了我,評頭論足,指指點點的,這讓我感覺,今天好像不是爺爺的葬禮,而是我的追悼會,心里不禁納悶,還相當的憋屈。

不大會兒的工夫,突然走上來了一個老道,鶴發童顏,頗有些仙風道骨的風範,看起來比爺爺的年歲還要大上一些。他微笑著對我點了點頭,又仔細的打量了我兩眼,突然開口道︰“嗯,不錯,看來他走之前給你喝下了還陰湯,肯定也將傳承留給了你,你以後的擔子可不輕啊,不過你放心,貧道以後會照顧好你的。”

我心中緊接著就是一顫,抬頭看向了那老道,心中想著,爺爺在走的前一天給我喝了一碗茶水,他說是還陰湯,當時我以為只是說笑,並沒有當真,感情那碗難喝的要死的茶水真是什麼還陰湯?此事這老道又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我喝了湯之後,跟以前不一樣了嗎?

那老道看我一臉的疑惑,也沒有多說,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背負著雙手徑直出了殯儀館。

隨後,又有兩個老道朝我走了過來,這兩個老道卻一個字都沒有說,只是上下打量了我兩眼之後,便大步走出了殯儀館,他身後跟著幾個年輕的小道士,看起來比我年紀大上一些,也都是三十歲左右。然而,他們看向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兒了,充滿著不屑,其中一個年輕的道長還小聲的說道︰“就這路貨色,能擔得起那份兒傳承?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說著,那幾個小道長略帶嘲諷的又看了我一眼,也跟著那兩個老道走了出去。

這明顯是在說我,我這暴脾氣差點兒就沒忍住,我招誰惹誰了?我這路貨色怎麼了?也沒見有什麼花插在我身上啊?

但是這會兒是爺爺出殯的日子,我也不想生出什麼是非,只能忍了,要放在平時,我非要攔住他們問問不可,他們唧唧歪歪的究竟在說啥?

好好的一個追悼會,被弄的如此古里古怪,來了這麼多素不相識的人,折讓我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但是隨後又來了一撥人,更是讓我無法接受,這些人一個個都帶著墨鏡,穿著黑色的西裝,卻仍是掩蓋不住他們身上的匪氣,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腦袋上有著一道刀疤的中年人,留著寸頭,隱約中我還看到了脖子外面露出的一些紋身,他身後的那些人都顯得流里流氣,每個人都是都抱著一個花圈。

###第九章 身世之謎1

腦袋上有一道刀疤那人一看身形打扮,便知道是道上混的人,他身後跟著二三十個小弟,手里都抱著花圈,將整個殯儀館差不多都填滿了。我爸爸一看到這些人,頓時就慌了,之前來的那些人就夠匪夷所思的了,這家伙倒好,竟然還來了一伙兒黑兼差!我爸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該怎樣招呼他們,估計他也納悶,我爺爺生前不顯山不露水的,怎麼三教九流的人都來參加他的葬禮?

不僅他納悶,我心里也直犯嘀咕,敢情老爺子這麼大的勢力!

我爸朝前走了幾步,正要答話,那刀疤頭的中年男子“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他身後的那些小弟也都站成了一排,齊齊的跪倒在地。那刀疤頭的中年男子帶頭,重重的對著爺爺的遺體磕了三個響頭,“砰砰”作響,他身後的那些小弟自然也都十分恭敬的磕起頭來。

禮畢,那刀疤頭的男子並沒有起身,而是十分恭敬的說道︰“白老,吳天來給您老人家送行了,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說罷,刀疤頭這才起身,一雙銳利的眼楮看向了爸爸和我,微微點頭,略帶哀傷的說道︰“節哀順變。”

爸爸看來還沒有回過神兒來,也對著他微微點了一下頭,剛要說話,那刀疤頭的男子便帶著那二三十個黑衣人出了殯儀館。

這群道兒上的人走了之後,陸續又來了一批人,有公司的大老板,也有種地的市民,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得到了爺爺去世的消息,更不知道他們與爺爺之間到底有什麼淵源,反正都是過來送爺爺一程的。

原本計劃中一兩個小時的追悼會,直接延遲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完成。

等送走了爺爺之後,我們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和一顆沉重的心,回到了家里。

親戚朋友紛紛安慰了幾句,最後全走光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們一家人的時候,突然就變的特別安靜。

最近幾天以來發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堵厚厚的牆,橫在了我的心里,讓我不吐不快。我看著坐在沙發上,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的爸爸,還是忍不住問道︰“爸……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兒?”

我說的很嚴肅,心中不免有些惱火,好像所有人都知道這其中的緣由,就我一個人蒙在鼓里,我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爺爺究竟是什麼人?我又充當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我越來越覺得我像是一個傻子一樣,任人擺布。

爸爸抬起頭來,朝坐在一旁的老媽看了一眼,肅然道︰“孩兒她娘,你先去臥室里呆著,現在小展成大人了,我們兩個男人之間,有些話要談。”

以往爸爸從來不敢用這種口氣跟我媽說話,但是這一次,老媽很听話,起身看了我一眼之後,轉身就朝臥室走了過去,還將門給關上了。

屋子里現在就只剩下我們父子兩人。

爸爸從茶幾上拿出來了一包煙,從里面抽出來了一根,遞給了我,我搖了搖頭,示意不抽。

爸爸就自己點著了,我記得爸爸從來都不抽煙的,看來他現在心里很亂,需要尼古丁暫時讓自己平復下來,他深深了吸了一口煙,卻嗆得連連咳嗽起來,我張了張嘴,想阻止他抽煙,他卻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兒。

片刻之後,爸爸終于開口了,上來卻問我道︰“小展,你知道我和你爺爺為什麼總是吵架嗎?”

這句話很熟悉,我記得爺爺也曾經問過我同一個問題,但是我很想知道爸爸口中的答案,便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爸爸吸了一口煙,再次咳嗽了起來,頓了片刻,才道︰“我和你爺爺吵架,全都是因為你。”

果不其然,和爺爺說的如出一轍,我沒有說話,臉色也很平靜,只是怔怔的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緊接著,爸爸又道︰“這事情爸也不知道該從何跟你說起,那就先從你爺爺的身世說起吧,你爺爺這個人,我也不是很清楚,有些事情,我還是听你奶奶說的。以前,你爺爺和奶奶都是一個市子的,我听你奶奶說,你爺爺小時候父母死得早,十三四歲就沒了爹娘,有個地主就可憐你爺爺,讓他幫著給他家放牛,每天管兩頓飯,這才不至于餓死,你爺爺就整天就趕著幾頭牛,漫山遍野的亂跑。就在你爺爺十五歲那一年的夏末,他也跟以往一樣,在山上放牛,可是奇怪的是,天都黑了,卻不見你爺爺回來,那地主家就慌了神,派人漫山遍野的去找你爺爺,最終在一處山坳里發現了地主家的那幾頭牛,還有兩具陌生的尸體,地上全都是干涸了的血跡,而你爺爺卻不見了蹤影。眾人都很奇怪,又打著火把在山上找了一宿,也沒有找到你爺爺,最後眾人將那幾頭牛牽回了地主家,還埋葬了那兩具尸體。由于你爺爺是孤兒,也沒有什麼親戚,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別人都以為你爺爺是被山上的野獸給吃了。可是一晃五年過去了,你爺爺突然又回到了市子里,好像一下子就變成了土財主,不僅翻修了老宅,還帶來了銀兩。眾人都頗覺得奇怪,也不知道你爺爺消失的這五年去了哪里,別人問他也不說,更加奇怪的是,你爺爺突然多了一門手藝,那就是替人看風水,相陰宅,斷生死,卜命數,而且相當精準,一時間,找你爺爺的人就多了起來,快將門檻都踏破了……”

爸爸說到這里,我突然覺得他有些跑題了,這好像跟剛才那個問題沒有太大的牽連,雖然我也很好奇爺爺的身世,卻還是打斷了爸爸的話,疑惑的問道︰“爸,您跟我說這些干什麼?我就是想知道你為什麼總是跟爺爺吵架,而且從我記事兒的時候起,就一直吵到現在。”

爸爸擺了擺手,此時那根煙他已經抽完了,直接在煙灰缸里捻滅,繼續說道︰“你小子別著急,這事兒我要慢慢跟你說。”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酷讀網微信︰kdwweixin




上一篇: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
下一篇:去過夜總會找小姐的一定要知道的內幕,夠膽的進來!10

相關帖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技巧教學|酒店攻略|尊爵酒店經紀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

GMT+8, 2020-9-23 04:16 , Processed in 0.296184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本網站已依 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未滿18歲者不得瀏覽

Copyright © 2010-2020,尊爵娛樂經紀.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