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尊爵酒店經紀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09|回復: 0
收起左側

“總裁,安晚小姐說您敗家”某總裁邪魅一笑,“她嘴硬,欠吻!”

02_avatar_big

金牌會員

online_member 發表於 2018-6-22 09:52:05 | |閱讀模式
M.E大酒店

M.E大酒店由ME集團旗下著名的八星級酒店,現正舉行十周年慶典。

多數名門望族今日聚集在酒店內。

堂皇富麗的大廳上,十幾盞純黃金水晶大宮燈垂掛上方,空氣中彌漫著延綿的純音樂€€€€維也納森林的故事。

隨著音樂聲的響起大批人紛紛起舞,上流兼差的氣息迎面而來。

酒店女服務生穿戴統一為貴客奔走服務,安晚混淆其中。

“總裁,安晚小姐說您敗家”某總裁邪魅一笑,“她嘴硬,欠吻!”62 / 作者:飛翔的希望 / 文章子ID:322



這里是有錢都進不到的地方,她好不容易讓朋友弄到一張門票。

然而她是來當女服務生的。

白高興一場,還以為能讓她白吃白喝一頓。

安晚保持標準微笑雙手端著紅酒盤面朝他人,貴客自然地接過一杯她手中紅酒回身離去。

她在人群中奔波行走。

正當舞會高潮,全場猝然高聲喝彩起來,眾人激動起來€€€€

“就在三分鐘前,听說ME的總裁準備親臨現場!”

“天吶,就是那個M.E集團,霍天熠?”

“听說他是私人財產能繞地球三圈隱形富豪,好想嫁給他。”

“……”

霍天熠?

這個人真的有那麼神話?

安晚不禁心里越發好奇這位眾人輿論的公眾人物,她潛意識的往前走幾步。

一剎間,整場宴會的燈光全數熄滅。

空蕩的舞台上方打去一抹耀眼的光芒,吸引了所有的群眾。

舞台下一陣嚴肅的中老年聲音響起,帶著一份年邁的成熟,“全場請安靜。”

群眾更加歡呼了起來。

“全場請安靜。”

聲音再一次重復出現。

龐大的舞會轉眼間竟安靜下來,靜到仿佛能听出自己的心跳。

霍天熠從下方大步朝舞台走去,身穿DIRO私人訂制西裝站在中心。

那一束耀眼的光芒打在他的俊龐上,稜角分明的五官華美且單板,削薄的唇緊扣著,茶黑色深邃的眼眸冷冷劃過眾人。

“我希望接下來不會听到任何聲音。”

一陣嚴厲富有磁性的男低音響起,語氣更是讓所有人靜到了一定程度。

霍天熠低睦朝手中的紙卡片看去,薄唇微微蠕動,冷冷地道,“感謝大家參加M.E十周年慶典,十年前的M.E或許沒有進入大家的視線中,今日的輝煌是經過我們共同的努力……”

……

霍天熠發言完畢,陸續準備下台。

安晚不自覺地站在最前方,听著男人的娓娓而談,她久久沒有緩過神。

“總裁,安晚小姐說您敗家”某總裁邪魅一笑,“她嘴硬,欠吻!”76 / 作者:飛翔的希望 / 文章子ID:322



舞台上的霍天熠雖然在致謝,口吻中依舊帶著深深地自傲。

像是一束高雅、刺眼的光,驚艷了整個黑暗。

霍天熠下台時不忘邈一眼台下的人影,目光摯地鎖住站在最前排的安晚,此時的她緩過神正準備離開。

呵,她舍得回來了?

回來就是在找死。

“站住。”

霍天熠厲聲開口,所有人詫異地望去舞台上的身影,並不知道他在叫住何人。

安晚也不例外。

霍天熠眼神直勾勾地望去舞台正下方,下舞台大步直朝安晚走過去。

安晚愣愣地站在原地,雖然感覺到視線落到她身上,她卻在極力否認。

怎麼可能?

她根本不認識什麼M.E總裁。

直到霍天熠步伐停在她身前,安晚呆滯地望著眼前的男人,腦子頃刻間一片空白。“把所有人清理干淨。”

霍天熠雙眸死死瞪住她,恨不得將她穿透,幾乎是一字一句說出來。

喬特接到命令後,迅速將所有人清理干淨,全場只剩兩人。

“怎麼?你也是來卷走我的錢,然後逃跑?”霍天熠兩雙眼楮陰鷙的盯住她,不斷向她逼近。“說啊!”

見女人不說話,更使霍天熠怒吼著逼問。

安晚茫然,渾身都嚇得直冒冷汗,不斷向後退,直接退到牆面,退無可退。

“你找……錯了人。”

安晚恐懼地畏縮著,面前的男人仿佛都要把她吞噬掉,迎面是無盡的黑暗。

“砰€€€€”

霍天熠眼楮里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單臂用力打在牆面上,狠狠地撕開她肩膀的衣料。

只見肩頭刻畫著一朵小小的黑色木蘭花風韻獨特、栩栩如生。

“怎麼?心虛了,想用紋身掩蓋住?還敢說你不是她!”

“這里真的沒有胎記,真的就是紋身。”

這個是十八歲生日,溫季言和她一起紋上去的紋身,他最喜歡的白木蘭。

“還裝!”霍天熠垂在身下的手攥的緊緊的,兩手猛然將安晚扛在肩頭,大步朝門廳方向走去。

安晚著急使勁敲打他的後背,一邊大聲喊道,“你放開我,我真的不是什麼慕雪,我不是……你放開我!”

她怎麼喊都沒有用。

“閉嘴!”霍天熠狠惡惡的開口,重重地將她往後車座一扔,陰沉的目光帶著狠辣地凝視她,緊跟著他坐進來。

車內沉靜她的喘氣聲都听的非常清晰,寂靜地可以產生莊嚴的氣氛,她也不敢貿然去和他對話。

她很識趣沒有鬧。

她明白現在鬧,根本沒有用。

時間漫長的過去。

“總裁,安晚小姐說您敗家”某總裁邪魅一笑,“她嘴硬,欠吻!”55 / 作者:飛翔的希望 / 文章子ID:322



……

“總裁,到了。”

車停在主棟樓前,司機報告道。

霍天熠推門下車,大步直朝別墅走進去。

安晚一下車面前迎來一位中年男人,穿著黑色西裝,領口系黑領結標準管家裝,面目慈祥,神采奕奕,挺直腰板。

“你好,我是少爺的貼身管家,喬特。”

安晚尷尬地勾起唇角,朝他點了點頭,“你好。”

喬特將安晚安排到女佣別墅樓內,簡單向她介紹星瀾灣內,星瀾灣大大小小約有一百多棟別墅,她所在女僕臥房別墅。

安晚換上女佣服後,被喬特帶去書房內。

……

“總裁,您的咖啡。”

安晚柔和地開口道,微笑將黑咖啡雙手奉給霍天熠。

“嘩€€€€”

霍天熠一臉優雅從容,果斷將咖啡倒地面,薄唇微微蠕動,“在倒一杯。”

安晚盯住霍天熠那張俊龐,毅然回身拿過咖啡杯,再次進行沖泡。

第三十二杯了。

整整三十二杯,霍天熠根本沒有喝一口,直接倒掉她的咖啡。

這就是在折磨她。

她忍,霍天熠在S市一手遮天,是她怎麼都惹不起的人物。

安晚再次將咖啡呈上,這次霍天熠並沒有倒掉,安晚前腳剛踏出書房,一位中年婦女站在她身旁。

安晚跟著劉媽來到星瀾灣主棟樓,經過霍天熠的臥室到達換衣室。“少爺吩咐你,將這里全部的衣服清洗干淨。”

劉媽低聲開口解釋,一手將衣櫃一排擺放整潔的卸下一件黑襯衫遞給安晚。

安晚低頭仔細打量懷中的襯衫,襯衫擺在櫃子的時候一絲皺紋都沒有,更別提髒這個字了,顯然這些衣服都是新的。

安晚再次抬頭時,劉媽站在對面的衣櫃前,雙手卸下西裝外套,遞到安晚懷中。

“……”

“這些也要洗?”

安晚尷尬地笑著,看著身旁滿櫃子的西裝外套。

分明就是折磨她。

“是,還剩少爺的褲子、領結、和私人物品。”

劉媽毫不避諱地告訴安晚,視線下意識邈去其余的三個私人訂制紫檀木衣櫃。

這麼好的姑娘,到底是怎麼惹惱了少爺,少爺也肯舍得將剛剛送來的衣服,全部拿去糟蹋。

“私人物品也需要我……?”

她還要幫霍天熠洗內褲。

安晚無奈的笑著,她何時受過這樣的待遇,向來踏遍全世界拍攝像,忽然間莫名其妙被強迫關在一棟別墅。

她是多倒霉,長了這張臉才被霍天熠囚禁。

劉媽停止手上的動作,看著安晚懷中一大摞衣服,幾乎將要埋沒她的臉,便開口,“你先抱著這些回去吧,剩下的打包送到你的臥房。”

在放下去還沒等送到房間就散了一地。

安晚當回到女僕臥房時天色已黑,劉媽特意交代這些衣服要趕在明早之前洗完,因霍天熠明早需要穿戴。

她只好熬夜去將衣服洗干淨。

……

一夜悄然逝去,當天亮那一刻。

安晚手臂酸痛一雙手抖抖顫顫伸直到眼下,十指尖滲出鮮紅地血跡、觸目驚心,但她卻幾乎感覺不到痛感。

劉媽告訴她,明早前洗好送去主棟樓。

她拿起一整套西裝簡單熨兩下,匆匆跑去主棟樓。

假如,她因沒有送去惹惱了霍天熠,她這麼多日來的努力、忍耐不就功虧一簣。

安晚扭過頭,逃避霍天熠的視線,眼眶里含著淚花強忍著不讓她落下來,努力著平靜口氣,“你放我走吧,我求你。”

他這麼毫不忌諱的譏諷她,目的是讓她傷心,那麼霍天熠做到了。

她此刻覺得整個世界都是黑的,沒有任何希望。

“你是來還債的,我憑什麼放你走?這輩子都休想離開我!”

霍天熠冰冷的口氣沒有一絲溫度,她既然回到他身邊,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

“你折磨夠了,會放我走嗎?”

安晚轉過頭對上霍天熠陰沉的眼睦,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問道。

“總裁,安晚小姐說您敗家”某總裁邪魅一笑,“她嘴硬,欠吻!”90 / 作者:飛翔的希望 / 文章子ID:322



“你這輩子都還不清。”

霍天熠無情打破她最後一絲幻想。

“……”

霍天熠視線從安晚的臉旁轉移到她的手指尖,指尖滲出紅血跡、觸目驚心,讓人看的竟有些心疼。

本文來自網路上,本文的圖片來自網絡

由于篇幅有限,想看後續的親可私信酒店經紀




上一篇:默小姐的朋友圈飯局~江南式的雅致味道
下一篇:酒店現領工作徵酒店小姐,公關領檯

相關帖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技巧教學|酒店攻略|尊爵酒店經紀

GMT+8, 2020-10-25 15:30 , Processed in 0.306635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本網站已依 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未滿18歲者不得瀏覽

Copyright © 2010-2020,尊爵娛樂經紀.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