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爵酒店經紀-找打工、喝酒、假日兼差、高薪日領LINE:0988067078 微信: night079

N號房受害者親述︰才是初中生的她,是這樣成為26萬人的性奴隸的

惡魔是長成什麼樣子的?

SBS告訴你,他長得平凡又普通,甚至還被人夸善良......



圖片來源︰NAVER

昨日,韓國SBS《8點新聞》公開了“N號房事件”中“博士房”的主犯趙某的長相和個人信息。

趙某全名為趙主彬(音,€€€€€€),1995年生,今年25歲,于本月19日被警方逮捕。

從2018年12月起到本月為止,趙主彬在Telegram上以“博士”的假名運營著“博士房”。他以高薪兼職為誘餌誘騙受害者,獲取其露臉裸照,又以此為把柄威脅受害者拍攝性剝削視頻,再將這些視頻散布到“博士房”中。



圖片來源︰NAVER

截至目前,警方確認的“博士房”受害者共有74人,其中未成年人16人。

據悉,趙主彬還經營了分為3個階段的收費對話房,並以贊助金的名義通過暗號貨幣收取對話房用戶們“會費”,再為他們提供性剝削視頻。

在這些對話房中還有協助趙主彬的用戶,他們被稱為“職員”,負責洗錢、傳播視頻、運營對話房,以及接受指示對受害者進行性暴力。



圖片來源︰NAVER

據悉,趙主彬通過這樣的方式,犯罪收益超過了100億韓元(約合6000萬人民幣)!

韓國京畿大學教授、犯罪心理學家李秀景(音)表示,趙主彬並不是單純為了獸欲而犯罪,更多的是為了錢,就連素媛案凶手趙斗淳都做不出像趙主彬這樣的罪行。

並且,據李教授分析,趙主彬完全是將受害者當做玩具,所以幾乎不會感到罪惡感......

就是這樣一個人間惡魔,操縱“博士房”一年有余,摧毀了數十名受害者的一生......

一面,趙主彬是首都圈某工業專科大學的普通學生,是學報社記者,周圍人對他的評價是平凡又善良;另一面,他是靠傳播性剝削視頻獲益的“博士”,是引發全韓國民公憤的性犯罪案的主犯!



圖片來源︰NAVER

據悉,趙主彬還是某志願團體的一員。他于2017年10月加入該志願團體,直到第二年3月,共做了5個月的志願者。隨後他暫停了一年,又于2019年3月重新回到該志願團體,還成了團長,負責年末活動。

趙主彬所在的志願團體曾在多個保育院、殘疾人設施進行服務。



圖片來源︰NAVER

去年11月,某網絡媒體還對在保育院進行志願活動的趙主彬進行過采訪,當時他表示︰“因為受到很多人的幫助,我也想幫助別人,所以退伍後就開始進行志願活動。在保育院里與孩子們成為哥哥弟弟或哥哥妹妹讓我非常開心。今後我也想把志願活動當做我人生的一部分做下去。”

讓人難以想象的是,在說出這段話的時候,趙主彬就已經開始他的犯罪活動了。他在給無數女性帶去痛苦的同時,對外還是一副善良的志願者形象。

在趙主彬的身份信息被SBS公開之後,他所在的志願團體因擔心做志願的保育員的孩子中也有受害者,于是報了警......



圖片來源︰NAVER

今年1月,韓國《好奇的故事Y》節目組正在挖“N號房事件”相關的事,有一PD通過Telegram找到了趙主彬,並亮明身份表示想要采訪他。

趙主彬為了阻止《好奇的故事Y》進行報道,對PD進行了威脅︰



圖片來源︰NAVER

這句“如果播出了博士相關的節目,就會有一名女性去SBS跳樓或自焚”真的是讓人膽戰心驚。在自己的罪行已經暴露的情況下,還能穩如泰山的威脅別人,趙主彬究竟是何種惡魔呢?

今日,CBS電台“金賢正的新聞秀”還公開了“博士房”受害者A某的相關采訪。A某于2018年掉入了趙主彬的圈套,當時她僅是個初中生。

當時,趙主彬通過某個軟件的私信功能找到了迫切想要兼職賺錢的A某,表示自己這里有每月4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22600元)的高薪兼職,誘惑A某上鉤。



圖片來源︰NAVER

聊著聊著,趙主彬就跟A某說“到Telegram這個軟件上聊吧”,然後又用股票照片和即將匯款的圖片誘惑A某,讓僅是初中生的A某對他產生崇拜感€€€€“原來這真的是一個有錢人啊”!

隨後,趙主彬便表示要給A某轉賬向其索要姓名和賬戶,一會兒,又說要送給A某新手機,向她索要居住地址和電話號碼......這時候的A某已經全然被趙主彬誘惑,便將自己的一切信息都告訴了對方。

掌握了A某的身份信息後,趙主彬的陰謀便開始逐漸顯現,他開始要求A某拍攝關于身體部位的照片......



圖片來源︰NAVER

這里,小編放上原版采訪稿翻譯︰

◇ 金賢正︰在嫌疑人這樣掌握到個人信息後,他就開始操控這名受害女性了。一開始要求拍攝獵奇視頻時,你是不願意的吧?



◆ 受害者︰是的。剛開始只要求拍身體照片,但幾個小時後就問能不能把帶臉的發過去,我對這種很有負擔,所以就說能不能見面後拿到錢後再做。他回答我說“我都給你買禮物了,你連這個也做不到嗎”,語氣很強硬。



◇ 金賢正︰所以你是怎麼做的?



◆ 受害者︰我就照他說的那樣發過去了,一直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但他突然又讓我做一些獵奇play,讓我穿校服,又讓穿上絲襪,穿好後又讓撕開,還讓我使用學習用品之類的東西, 一直跟我說這些。



◇ 金賢正︰讓你使用學習用品進行性行為嗎?



◆ 受害者︰是的。你知道那種粗的簽字筆吧?那種粗的,讓我用那個去OO。那時候他的語氣有些強硬,讓我使勁,所以當時就流血了。我發給他帶血的視頻後,說實在是不行了,太疼了。10分鐘後他回我說,還是做吧。然後我又拍了發過去,他又說這次做到最後OO什麼的......我到現在也非常痛苦,真的非常痛苦。



◇ 金賢正︰天哪,那時你不是初中生嗎?



◆ 受害者︰是的,是初中生。



◇ 金賢正︰但為什麼你都只能照做呢?



◆ 受害者︰我的長相,聲音,我的個人信息都在這人手里了,如果說不干了,怕他拿這些信息威脅我。



◇ 金賢正︰所以作為初中生的你做了那些現在听起來都毛骨悚然的事情,那種視頻資料有多少呢?



◆ 受害者︰視頻......我看好像超過了40個。



◇ 金賢正︰身體上沒有留下傷痕嗎?沒到到要去醫院或接受治療的程度嗎?



◆ 受害者︰比起身體受到的傷害,我心靈受到的傷害更大。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睡不著了。



◇ 金賢正︰應該會這樣吧。



◆ 受害者︰我得了躁郁癥和憂郁癥,有一段時間都不敢走出家門,感覺自己像被跟蹤一樣。出門的時候就包得嚴嚴實實,不能被人認出來,所以包得嚴嚴實實,全副武裝,那是在夏天的時候。



◇ 金賢正︰天哪,那得有多難受啊 。現在想起來,那些視頻應該是傳到了像“N號房”一樣的地方吧?



◆ 受害者︰是的。我听說,如果視頻在色-情網站上被非法分享的話,名字、電話號碼、地址都會寫上的。看過視頻的人都知道我的長相,所以他們會不會拿這個威脅我呢?會不會拿這個來折磨我一輩子呢?在公司上班的話會不會被抓住尾巴呢?那件事之後的幾周後,我干脆換掉了手機號碼,也搬家了。



◇ 金賢正︰不得不變得極度不安,現在看來,真的是陷入沼澤了啊。



◆ 受害者︰ 是的,沒錯。

A某還表示,受害者肯定不止目前所掌握的74人。因為趙主彬和受害者們都是通過聊天軟件認識的,聊天軟件上有很多尋找兼職的女性,並且她們大多數都是未成年,所以在實際受害者中未成年人會更多!

A某透露,趙主彬會誘惑那些10來歲的孩子,只要給他發送關于身體部位的照片,就會給她們5萬韓元(約合人民幣280元)的禮物€€。

未成年人對比懂得了社會生活的成年人來說更好誘惑,所以趙主彬大多會挑選未成年人或學生下手。



圖片來源︰NAVER

趙主彬表面上裝作很善良的樣子,在做學報社記者時甚至還寫過“大學更應該致力于學生的安全”這樣的文章......而背後,他自己就做著威脅未成年人,摧毀她們人生的罪行,令人發指!

像A某這樣的受害者,她們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睡不著,吃不下,不敢見人。而趙主彬卻把她們當做工具,將她們的受害視頻分享到“博士房”,給那些用戶們發泄性-欲......

目前,韓國警方已經決定公開趙主彬的身份信息,並于明日將其送檢時公開他的面部長相。



圖片來源︰NAVER

除趙主彬之外,“N號房事件”中“N號房”的前運營者watchman也被警方求刑3年零6個月。

watchman的真實身份是38歲公司職員全某,他因涉嫌運營上傳公共廁所中非法偷拍女性視頻的網站,于去年10月被起訴。在調查的過程中,警方又發現全某通過“N號房”,散布了9000多個包括兒童青少年相關視頻在內的非法淫穢視頻,因此被追加起訴。

據悉,全某從去年11月開始到本月為止,在3次庭審中,共提交了12次悔過書。可是像他這樣的犯罪者,即使判處死刑也不足以解氣。現在知道悔過了,當初揚言“要繼承已經被查封的淫穢視頻分享網站海螺網”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呢?



圖片來源︰NAVER

還有“N號房”的最初運營者godgod,據韓國媒體推測他可能才20歲。因為當時他將“N號房”交給watchman時表示自己是為了備戰高考......

雖然警方現在還沒有調查出godgod的真實身份,但假名不會是讓他逍遙法外的護身符,落網只不過是早晚的事!

我們一定要對此抱有信心,受害者們也一定要恢復正常生活,不然不就是輸給這些惡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