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尊爵酒店經紀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從我喝豬奶說起(民間故事)

2018-7-12 22:10| 發佈者: 酒店少爺| 查看: 96| 評論: 20

摘要: 1 野外成長史。 母豬年輕的時候,便開始被放養,整天在茅坪村周圍的庵背和芭蕉坑來回轉悠,食草飲露,拱土游水,優哉游哉。漸漸到了傍晚,夕陽紅了半邊天,老媽把煮熟的野菜放進石槽,手里拿著豬勺子,走到田埂,向 ...
1 野外長大史。

母豬年輕的時候,便開始被放養,整天在茅坪市周圍的庵背和芭蕉坑來回轉悠,食草飲露,拱土游水,優哉游哉。漸漸到了傍晚,夕陽紅了半邊天,老媽把煮熟的野菜放進石槽,手里拿著豬勺子,走到田埂,向庵背眺望,扯著嗓門喊︰“€€、€€、€€……”接著,便听得庵背木子林里摧枯拉朽、山崩地裂的動靜,像一顆石頭從山頂滾落下來,母豬最後從昏暗的樹蔭里一咕嚕竄出,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射進豬圈,一頭扎進熱撲撲的石槽狼吞虎咽,嘴角激蕩起湯花,“嗒嗒嗒”地響著。經歷過一天的游蕩,它啃食了樹葉,咀嚼過泥巴樹根,身上被荊棘掛出了傷痕,但絲毫不影響它對熟豬草的熱衷。

在這種游山玩水的日子里,母豬一天天的長大,身體發育得豐腴飽滿,皮紅毛亮,它白色的睫毛很長,遮住了半邊眼楮,使人猜不出它是凶猛還是乖膩。兩排飽滿圓潤的緋紅色乳房時常引人注目,老媽說,這是繁殖力旺盛的象征。這年冬天早早到來,為了保護好母豬安全,更為了讓母豬好好養肉,安全發情,老媽只準它在院子里晃蕩。

冬天上午的太陽不是很有力量,卻常常使人溫潤,母豬啃完番薯葉子便在院子最向陽的地方拱了一個土坑,躺了進去。我拿出火盆,摸了把小凳,蹲到母豬肚子前,按照老媽的指示給它抓虱子,為了母豬健康的長大,我抓的特別認真,快過中午,便盛了有半罐滿,我留了兩顆虱子,作為防身工具(誰要敢欺負我,我就把虱子偷偷放他身上!!),剩余的,一並扔進了火盆,伴隨著  啪啪的炸血聲,空氣里散發出濃烈的腥臭味。

母豬嘴里哼哼唧唧,似乎在做夢,震顫著乳房,這些美麗的乳房共有16顆(乳房里若出現單數的母豬不能留種),整齊排列著,之所以認為它美麗,是因為我從小便對圓潤飽滿且柔軟的東西充滿好感,並越發激情……母豬的乳房不像姑娘的胸脯,膨脹得要撐破衣服,大得嚇人,它們就像一顆顆緋紅色的的小燈泡,以我的小手剛好可以駕馭,我把它們想象成風琴的兩排按鍵,開始演奏起來,手指游回在各乳頭之間,或拿捏,或輕彈,或轉圈,或打結…一首首老師教的紅歌在激情澎湃中完成,母豬似乎很享受我的按摩,繼續睡得悠閑自得。

我因為瘦小,常常被市里小孩欺負,生性膽小不敢出門找伙伴,所以在整個寒冬時節,我大部分時間生活在為母豬抓虱子的日子里......

2 初春發情軼事。

一陣燕啾從屋檐下傳來,向我們展示了春天的腳步。

天上的雲褪去了一片灰暗,風變得溫暖,撫在臉上,像抓著母豬乳房一般舒服,石蛙陸續在芭蕉坑鳴叫,庵背松樹賺脫出青裝,吸引大片竹鳥。

那天,母豬從土坑中爬出來,晃晃身上的泥土,兩耳豎立,東張西望,興奮不安,我把新采的豬草放到它面前,她豎耳靜听,然後驚恐地往後退,聞也不聞。老媽得知消息,走到母豬跟前,伸出巴掌按在它的脊背上,母豬竟然呆立不動,兩後腿叉開,尾巴上翹,嘴里發出哼哼聲。

母豬起走(發情)了!!

老媽捎信給了去鎮上當街的浮生婆婆…兩天後,我正在母豬睡過的水坑里撈蝌蚪,被一陣濃烈的羶味燻得暈頭轉向---鎮上的趕豬公肩背水袋,手里拿著竹條,趕著一頭健碩霸氣的黑色公豬像鬼子進市一樣,晃蕩進了茅坪市,直抵我家門口橋頭。老媽聞著羶味出門迎接,我在幾乎昏厥的眼神中看見︰黑色公豬的兩腿間,晃蕩著兩顆大過我拳頭的玩意,恐怖得很。

院子里來了幾個看熱鬧的小孩和老人,趕豬公在我們家吃完飯,喝了兩碗酒,醉醺醺的…他支起像公豬一樣高大的身子,把公豬趕到母豬面前,轉聲對我們小孩喝到︰“公豬在做事,小孩子一邊玩去!!”

我們跑到土坑里繼續抓蝌蚪,背後傳來一通母豬撕咬和公豬哀嚎的聲響......

“怎麼樣?”老人的聲音問。

“不行,軟的!”趕豬公道。

“咋的?”

趕豬公嘆道;“公豬走了三十里,太累了…”

今天。這事沒辦成,公豬陽痿了!

第二天,公豬養精蓄銳了一個晚上後,胯間硬如鋼炮,意氣風發,它躥進豬圈便直奔主題,撲到母豬後背上,抖動下身,似作交配狀,母豬毫不示弱,猛地張口回頭,給了公豬一記獠牙,公豬慘叫一身,吃了閉門羹,正欲再戰,母豬運用在庵背跋山涉水訓練出來的力量,與它互相對峙著,就在昨晚,母豬在狂躁中已經過了它的第一次發情期。

趕豬公惺惺地回去了,他的公豬像吃了敗仗的鬼子一樣,在竹條鞭打下消失在了中山區…

老媽也很氣憤!

3 野豬硬上弓事件。

春天的氣息越發濃烈,各種顏色的野花粗暴地充斥在山頭田間,倒映在肥沃的田水,飄灑在碧藍的晴空…。上,年輕的母豬在我的眼皮下,會自己拱開柴門,到庵背山撒野,四處拈花惹草!晚上照例在老媽的呼喚中返回基地,大口大口消滅我們家珍貴的豬食。

也就在快要彈盡糧絕的時候,母豬再次狂躁不安起來,這次,它的反應強烈,不吃不喝,陰。部紅腫,像一顆充滿能量的水蜜桃。

那天,母親決定上鎮趕集,通報趕豬公!

同樣是這天晚上,四周除了蛤蟆和蟲叫聲,幾乎寂靜。我像往常一樣躲在被窩里睡覺,

深夜時分,窗外漸漸有了許多動靜,透過玻璃,可以看見風雲涌動的幻影,狂風席卷過庵背山的松樹,被松針切割發出刺耳啾啾聲,野鳥和斑鳩被逼上雲霄,撲稜稜著翅膀七零八落,連屋檐下的燕子也在大廳里局促不安,一切都在昭示著有大人物要來!

院子里,母豬拱的院門吱吱啞啞,在這種風和豬的推力下,院門很快支離破碎, 啷及噶......

我跑到窗戶下去關窗,狂風嗚嗚的灌進屋里,夾著這絲絲羶味,這味道何等熟悉,我從氣味的成分中分析得出了結論︰此乃公豬的羶味!可這羶味分明夾雜著十足的野性......。

天色昏暗無比,莫名的呼氣聲從院子角落里傳來,我趴到窗下,乘著偶爾劈開的閃電,看見角落里,我家母豬立在風雨中劇烈震顫,它的表情在閃電下同樣充滿血色,毫無畏懼,而它的背上,正伏著一頭黑乎乎的東西,兩只閃著綠光的眼珠雄赳赳地轉動,野羶味和雷雨的味道被粗暴的摻雜,讓人望而卻步!

風聲,雨聲,雷聲......一陣接著一陣,母豬的乳房似乎在雨夜中呻吟起來......。

第二天一早,我們打開大門,晚春的空氣同樣清新,我跑到豬圈,看見敞開的圈門里,母豬躺在里面渾身是傷,疲倦地喘氣。

就在昨天那個狂風暴雨的深夜,庵背山上的公野豬闖進我家院里,與母豬苟合了!!!

趕豬公同樣在這天抵達了家門,昨夜的風雨讓一路上泥濘不堪,趕豬公和公豬都顯得風塵僕僕,但辦事的氣力依然還有!下午,母豬因為昨夜的縱情狂歡,沒有足夠體力反抗,讓公豬得了逞。

辦事成功,公豬打光了所有的子彈,頂著一頂綠色的帽子大搖大擺地回去了!

一個月以後,母豬肚子初見端倪,我學著電視劇里把耳朵貼到它的肚子,聆听想象中的豬崽們的歡叫聲。四個月後,豬肚子幾乎可以貼到地面,它精致的乳房像白蠶一樣飽滿靚麗,似乎隨時都要擠出奶來。老媽特地從鎮上帶來一包黃 ,摻在白花花的米粥里,左一道加熱,右一道攪拌,這是祖傳手藝,專門給婦女催奶,現在,老媽因地制宜,把它發揚光大,嫁接到母豬身上,以獲得奇效。

母豬在懷孕期間,依然到庵背山閑逛,我們家半年的收入,全壓進這母豬的肚子里,所以,老媽很重視!!!為了隨時監視它的安全,我被命令一天巡山兩次,用人的氣味趕走財狼野豹,蛇蟻毒蟲,當然,也包括那晚上縱欲的恐怖。分子-----公野豬。

不過我倒是挺想見見那頭瘋狂強悍的公野豬,我想,母豬灑脫健美,品行甚高,就像現在的女博士一樣,讓男人們望而卻步,抑或有些人裝做得更堅強些罷,殷勤左右…。公野豬卻像余佔鰲在高粱地里上九兒一樣,在狂風暴雨下令我家珍貴的母豬失了身,多麼英勇的壯舉,多麼神武的事跡!!

當然,根據生物學,母豬最後生的是誰的崽子,現在還不好說!!!

4 “找豬崽”行動

熱辣辣的夏天時節,我從學校放假回了家,推開院門,里面空蕩蕩的,這會應該是生產時節,母豬卻不見了,老媽告訴我,昨天中午看見母豬托著肚子在門口不停地撿拾柴火和樹葉子,它怕在豬圈里生不出來,到外面生崽去了。

第二天一早,爸爸老媽每人挑著一旦籮筐出發了,我牽著我家的大黑狗跟在後頭,這次的行動,我們把它稱為---“撿豬”。我和老媽一組,爸爸單獨一組,分頭行動,我帶著黑狗四處嗅著氣味,我跑去竹林和松樹林里找,老媽去木子林里找,我最後跑進礦洞遺址里探個究竟,卻一無所獲。

老媽在木子林里也不見母豬蹤影,爸爸失落的回來,我們在山腳大樹下會合,相互推測母豬的產房安居何處。

大黑狗的鼻子在此時發揮了作用,它嗅了嗅空氣中的成分,便興奮的叫著向山上跑去,我們緊緊跟在後頭,追了不一會兒,大黑狗停在了一顆傾倒貼近地面的松樹面前,犬吠起來…。伴隨著犬吠,我們听到了樹後面傳來一陣陣小豬仔嗷嗷的叫聲和吮吸聲。

“找到了!”我興奮的叫著。

“撲哧撲哧……”還有另一個聲響從樹後面發出,松樹被什麼東西推動得晃動,一個黑影猛地跳到我們面前,定楮一看,一頭烏黑發亮的公野豬向我們展示起它的獠牙,它的喉嚨里滾動著咆哮,嘴角垂涎出泡沫…我家大黑狗第一個竄上去,它把頭一甩,便把黑狗甩到傍邊的水溝里,“發狂的野豬勝過虎”,這話一點也不假。

正當我們膽戰之際,鎮定的爸爸拿起鐮刀,他沒有對準野豬,而是朝地上的一塊破土的大磐石砸去,一下又一下,林間回蕩起陣陣清脆的打鐵聲,響徹山谷。野豬先是一愣,嘩得一聲掉頭往山上跑。野豬VS爸爸,爸爸略勝一籌。

我們在驚嚇之余跑到樹後,看見我家白母豬正躺在一個鋪滿雜草的窩里,嘴里發出呻吟,或是肚皮翻滾,呼吸不暢的喉嚨顫抖。一群黑黃相間的小豬害怕地往母豬的肚皮下鑽,他們的嘴巴細長,眼楮泛光,毛發有點發黃,雲繞在我們心里的血脈問題此刻終于有了答案,根據這些特點,我們推斷出了他們的血脈----那晚的公野豬。原來剛才,他在這里守護母豬生產……

母豬繼續在喘息,老媽發現不對勁,往他後面兩腿間一看,發現產道里橫著一條小豬腿,這是倒產,非常危險,老媽把手自產道慢慢摸索著,最後把小豬拽了出來,母豬兩腿間流出了一趟血,立馬停止呻吟,倒產小豬全身裹著一層白色的胎膜,沒有動靜,這是一個死胎。我們扼腕嘆息。爸爸把小豬一只只捉進籮筐里,一個個清點,活的總共15只,連上死胎,共16只,多的驚人。回來後,老媽在屋背嶺上刨了一條坑,把那只死胎放進去,填上土,上面點一顆玉米仁。按照家鄉的傳統,這顆玉米仁不是用來長出玉米棒,而是希望它的玉米桿子汲取豬崽子的身體,淨化產死後的冤孽鬼債,幫助投胎。

因為要喂奶,母豬不再去庵背山了,它帶著豬崽子整天在院子里拱土,不到一個星期,整個院子坑坑窪窪,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地。母豬躺在最大的一個土坑里喂奶,陽光灑在光溜溜的小豬身上,我蹲在旁邊看他們吧唧吧唧地吃奶,這個時候我是不敢穿開襠褲的,因為你一蹲下,開襠褲里的雞雞露出來,在豬崽子們看來很像一只乳頭,然後就悲劇了!!!

5 喝豬奶的荒誕詭異

小豬吃奶很不老實,幾只小豬經常互相撕咬起來…。我忙跑過去勸架,然後把小豬們一個個地排好順序,對準各自的奶頭,井井有條,可不到一會兒,它們又開始哄亂,我開始不大明白怎麼回事,後來經我仔細觀察,恍然大悟,原來母豬總共16個奶頭,有15頭小豬,剩下的一個奶頭成為小豬崽們斗爭的罪魁禍首,它們吃著嘴里的,想著那只奶頭的,便爭相吮吸另一只,在來回間穿梭交織,亂作一團。小小的我總結出問題解決的三個辦法。

1把其中一個乳頭割掉。這似乎不可能,因為這太痛了,我下不了手。

2增加一頭豬崽,但似乎是幻想。

3把奶頭綁起來禁止露出。可行,但是豬整天拱土,會把綁帶磨掉。

最終,我無法抉擇!

看著豬崽子們對奶頭爭奪的氣勢,我想,這豬奶真有這麼好吃,我已經忘記了人奶的味道,也不知道哪里能喝上牛奶或者羊奶。莫不當一回豬崽子,一來可以試一試豬奶的味道如何,二來還可以維持豬崽們吃奶的順序。

有了這想法,我學起豬崽的吃法匍匐著靠近母豬,蹭到奶頭面前,豬崽們看見我的入侵,咕嚕嚕眼楮直轉,用鼻子不停蹭我。我撥開它們,嘴巴貼到了奶頭,這奶頭散發著羶味,上面很濕潤,在豬崽們的蹂躪下被拉長,但依然不失它飽滿的美。我環顧四周,確定沒人,偷偷將奶頭塞進嘴里,咕嚕咕嚕吸起來,一股股帶著羶味的液體射進我的喉嚨,帶著點醇厚的泥土味道,相比于豬肉,豬奶是比不上的,但至少里面的濕潤和飽滿讓我的腦殼感覺充實,豬崽們的叫聲在我耳邊漸漸淡去,一個和尚有水喝,兩個和尚挑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有了我在,它們再也不用賺乳頭了。

6 斷奶與早熟,終歸是一場買賣。

由于遺傳了公野豬凶猛的習性,豬崽們在十幾天的時間里便學會了奔跑和翻越障礙物,它們身體黝黑,骨骼奇健,靈活多變,若是人,便生得一副練武奇才模樣。母豬時常帶著豬崽們外出散步,他們的隊伍浩浩蕩蕩,所到之處,草木遭殃,泥土受辱,必是坑坑窪窪,我和老哥最喜歡偷偷抓豬崽抹鼻子,母豬護犢心切,但凡我兩靠近,或是听見豬崽子的呼叫,便脖毛聳立,緊張起來,露出獠牙奔過來對抗攻擊。

一個月以後,乳豬要斷奶了,母豬便被關進豬圈,母子分離,它在圈里暴跳如雷,啃咬木板,撞擊圈門,整日 當 當…豬崽失去了母豬的庇佑,尾巴夾在兩腿間瑟瑟發抖,陷入了惶恐。不多久,它們也就慢慢習慣了,這得益于豬糟糕的記憶力。

老媽每天給豬崽們喂白粥伴野菜,豬崽長得很歡,沒過多少日子,豬圈內發生了奇怪的現象︰一只只小豬們急促不安,左聞聞,右舔舔,頻繁撲倒一部分小豬的後背抽動著,小畜生們像一個個不良少年毫不掩飾,光天化日下,發揮出他們父親野公豬一樣的猛烈獸性猥褻婦女,或者說更為惡劣,因為最起碼,公野豬是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把事給辦了。

在離出售前幾天,市一帶著名的閻豬匠“飛仔”手持閃亮小刀,一路火花帶閃電,把小公豬剛剛發育的玩意通通廢除,破滅了豬崽們青春的萌動。

阿門…

1998年的冬天早上,院子里出現了兩只豬籠,老媽把院門關緊,一家人開始抓豬崽,兩個月的時間,豬崽們漸漸露出了野豬的特性,一個個像小旋風一樣速度快的驚人,我們追了半天,未能得逞,最後是出動了網兜才收服它們。爸爸把豬籠放上板車,上面蓋一塊黑布,上鎮上去了…。

時年市價€€80/斤!

相關閱讀


ad_close

技巧教學|酒店攻略|尊爵酒店經紀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

GMT+8, 2020-9-24 19:12 , Processed in 0.16566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本網站已依 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未滿18歲者不得瀏覽

Copyright © 2010-2020,尊爵娛樂經紀.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頂部